喜鹊婚恋网
恋爱道场
情感交流
爱情FAQ



相关文章>>
·5月的<冷山>:山不冷,爱...
·天使在夜里哭
·情爱物语系列之四:车
·繁花似梦
·我的黄蓉和射雕往事
·一个人的假期
·同居笔记三
·和你在一起
·在爱情之外
·余温
·背对月亮
·我爱你,再见
推荐文章>>
·最浪漫的事,是没有后来的...
·情欲·烟火·疼痛
·天使在夜里哭
·敢不敢像她那样为歌疯狂
·轮回.消失
·从此处到彼处,或者原地...
·躲藏在裂缝中的坏种子
·同居笔记十四
·失落在龙床上的处女夜
·错落夏季
·上帝的第七天
·食草动物要彼此相爱

 

您现在的位置: 喜鹊婚恋网 >> 恋爱道场 >> 

恋爱道场 忽如春花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8-03-01 07:18:19

 


    一

  医院的墙外是一条食街,小贩们早起的喧闹将我从梦中吵醒,觉得自己睡了很久才醒来,肉体上的沉疴平复了,心还是觉得隐隐的痛。走到阳台上活动一下腰肢,墙外依旧熟悉的城市,看着小食店冒出的热腾腾的气,心里涌起一股温暖,已经有一个月了,回来治病我不想让人知道,这段日子只有表姐来看过我。 休 闲 居 编辑喜 鹊 婚恋 网

  初冬清晨微觉侵肤的寒气扑面而来,从二楼看过去是运河的堤岸,我和丁舟曾在下雪的天气里,迎着飘零的雪花在堤上追逐, 欢笑撒得一路都是。往事如昨,物是人非。

  要不是六年前的离开,现在的我可能是一个带着孩子,早起到市场上买菜的小妇人。

  二

  我的初恋就在这里发生的。

  丁舟是对面的邻居,我们家俩丫头,他家一个男孩,三个人常在一起闹,每年巷口槐花开放的时节,有月光的晚上,丁舟总会编一个白色的花冠给我戴上,我坐在他肩头扮仙女,一大帮孩子围着叫喊,童年巷子里的月色朦胧,纯美如同梦境。

  打小时候起,丁舟就叫我做妹妹,记得我过了十几岁他才改口,想来是人长大了,父母不让叫。

  他上中学后,一年一度的欢庆就终止了,我们之间那种亲密无间的关系也画上了句号。虽然经常见面,较以前都客气很多,某些东西一直在彼此的心里积累着。

  那件事之前,我真不知道他一直在爱着我。我大学一年级时,有天到市里的一家超市购物,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急匆匆的从我身边,他手推车的把手扯破我的裙子,我只是斥问了他一句,那厮就开口骂我,语言甚不堪,丁舟不知何时到了我身边,两句放不合两人就打了起来。

  战果是丁舟胜利,不过他的眼角开了条口子,看着血流了他满脸,我吓哭了。带他到医院缝了六针,为防止感染,留院观察了一晚,我坐在床前陪宿,快天亮时,我被一种湿湿感觉惊醒,丁舟正瞪着眼睛看着我,显然,他的唇刚才停在我的脸上。

  丁舟里眼里布满红丝,“看你一个晚上了,别人照顾你,我不放心,倩儿我心里一直装着你。”

  这样的求爱词,也许不算最精采,当时的情境已经足够让我感动。

  初恋是岁月留在心上的芳香痕迹,也许不荡气回肠,却可能刻骨铭心,最少我是这样的。

  三

  和邻家的大男孩恋爱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浪漫,倒不是我们俩不相爱,只是很多其它的因素,让我们交往起来跟做贼似的,还是觉得很甜蜜,因为当时我们就是彼此的世界。

  丁妈妈某公司的总经理,希望儿子娶的人非富即贵,我的父母只是医院的一般职工,当然不入她的法眼。丁舟长的帅,只是脾气太好,过于安静平和, 他不想让妈妈生气,也不会委屈我,咱俩的亲热只能是地下工作。其实也就是丁妈妈一人不知道。

  很多事,压抑久了,暴发时强度会更大,四年不算短,我们这样走过了,丁舟赴了很多次妈妈安排的约会,开始我还可以忍受,后面心里不是滋味。

  那次,我刚参加工作,开始不是很顺利,心情很差,晚上我们在一起,原本有说有笑的,后来他说,明天又得去应付约会,当时我大怒,说如果继续这样,要他以后别再理我,说完就一个走了。

  我还想过不了两小时,他就会主动来认错,没想到接下来的两天,他竟然没理我,当时我觉得到了世界的末日,留下一封信,一个人南下广州。

  后来姐姐告诉我,丁舟当天晚上去了济南,他外公去世,本来想让彼此冷静一下。没想到,两人就这样分开了。


    四

  我一直坚持着这样的观念,如果没有爱情,活着就没什么意义,和丁舟的初恋让我明白,想寻觅到真爱,伤害可能会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在那个海边城市的生活,当然也不会容忍自己活的如白纸一张。可感情路却一直走的很坎坷,和伊夫共同走过的二年,留给我的更多是伤痛。

  伊夫是我在以前公司的搭档,和他走到一起有突然而至的激情,也是因为无力抗拒不时惊扰心灵的寂寞。伊夫为了追求我也是不遗余力,每个人都有那么点不愿外道的虚荣,被人刻意的呵护,往往迷失内心本初的方向。

  赤色少年血一样的激情,火焰般呑没了我。

  伊夫小我二岁,有着更为开放、现代的对待生活的态度,他甚至我说服了放下了最重要的,对婚姻的一以惯之的坚持,他说,现在婚姻已经不重要了,男女间的情爱,就得是纯粹的发诸内心的相互吸引,爱恋的热情没有,吸引力就没有了,婚姻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呆在虚无的婚姻里又有什么意义!  

  当时我没有多想就和他过起了夫妻似的同居生活。

  伊夫是一个非常自我的男人,我他在一起都是跟他的步伐向前走。他是活在城市里的精灵,有用不完的精力,对问题表达的方式热烈而直接。伊夫热衷于接交了各行各业的朋友,喜欢很多种体育、社交活动,旅游是他的最爱。

  那次伊夫和一帮朋友到西藏去,回来后,他告诉我,在路上爱上的一个女孩儿,说那个女孩儿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奇迹,和她在一起,让他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爱情,他不能忽视,说完这些他就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搬出了我们同居的公寓。

  难道以前和我在一起就没有感到真正的爱情?

  这个问题伊夫没有解答疑问我,就在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而且消失的很彻底。

  我这才发现伊夫身上有很多无法把握、四处飘移的野性,他也许从来只会是别人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而不会为谁生长出驻留的理由。

  五

  女人有了成功的事业,外表看起来会如男人般坚强。到那个城市工作五年以后,我开了自己的广告公司,经我们策划的几个房地产广告成为业界争相效仿的对象。伊夫给我带来的促不及防的伤痛,曾让我透不过气来,所以一度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事业的经营中,事业出色的绩效成了我主要的精神支持。

  漂亮多金的女人永远不会缺乏追求者。只是对感情有了十二分的小心。 不想是禁锢自己的欲望,只是不希望对方是因为其它原因和自己在一起。经历了如此多的反复,对我来说爱情不再只会纯粹是精神在感性中的释放。

  尘世的现实往往可笑而直白,有几次,当我和对方说,和我结婚,对方不可能分到一点财产的时候,那些听闻后如吃一大口青芥末的脸,让我觉着像吞了只苍蝇,他们是来和我的财产结婚的。物欲使貌似防花使者的阳刚须眉外韧中干,经过不住多少考验,轻易就露出难看的吃相。原来男人还没有房子可靠,我把这些浊物毫不客气的从好友列表里删除。

  工作过于勤力,前年我开始失眠,头发开始大量脱落,面色也变得很憔悴,在珠海和广州的多家医院治疗也没有根除。 表姐说老家的中医院有这样的专家,可以医我的病。

  我回来了,带着满身满心的疲惫。

  六

  丁舟推门进来时,我十分意外,表姐没我告诉我,还是那张清俊诱人的面孔,多了几分成熟。不知何帮,我竟然哭了。

  我的眼泪让丁舟有点尴尬,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沉默少许,见我欲言又止的样子,他放下手里的水果,从门外拉进来两个人,一个眉目俊俏的妇人,她怀里是花骨朵般娇嫩的女儿。我马上收拾好泪水,热情和一家人寒暄,逗着丁舟的小女儿,心里却是想,这孩子应该是我生的才对,嘴里却一个劲的夸他的夫人会生养,一家人多么让人羡慕。

  我想,当时我是妒忌的,以前总认为,丁舟只有和我生活在一起才是幸福的,甚至恶毒的认为。他现在娶的会是一个悍妇。见到的事实却是,那个女人很出色,也让他很幸福,这把我心里仅向剩的一点幻想也击碎了。

  送走他们,我就打算离开这个城市,明天就走,丁舟的到来某种程度上刺伤了我。


   七

  拉门出了房间,带着湿气的风掀了我的衣角。身后,收拾整齐的房间显得空荡荡的,和现在的心一样,真的要走了还是有很多不舍。关上门,提着行李走出医院时,我连回头看一眼的勇气也没有了,天空是莹莹的蓝色,绷得如同一张没有表情的脸。

  爱情,从来都不缺,少的那飘忽不定的缘分,可缘分放久了,‘她’的体温会降低,‘她’的色泽会消褪;关于爱的回忆,也会被时间濡湿,变成一点淡漠的、浅浅的胭脂红,留下的只有彻骨的痛;仍在爱中的人儿呀,趁缘份让你和爱人携手时,好好珍惜吧!爱情转变的拐角,没有来时路可以回望。

  “丁舟,我走了,希望你幸福!”我在心里深情的呼唤,就要离开这座城市,可能会是永远,在这里亲手埋葬自己的爱情。

  八

  车站里的暖气开着很大,脱下身上的羊绒大衣,阳光透过宽大的玻璃窗,洒在洁白的高领毛衣上,月台被孟春的暖阳晒得泛着耀目的白光。

  也许真的是快要离开了,到处都有着沸沸扬扬的温情,我沉浸其中有点微醉的情绪,就连丁舟坐到身边也没发现。

  “这次终于可以赶上送你了”,丁舟注视着我,目光中闪烁着得依然是当初那让我无法释怀的笑意,如今他为什么还是散发着让我不忍侧目的诱惑。

  车站旁新开的的咖啡厅淋浴在日光中,在这个江南的小城里显得很别致。丁舟和我面对面的坐在临窗的桌前。

  “倩儿你不是有话要和我说吗?,现在可以和我说吧!不要留下遗憾而离开了。”丁舟顿一下,“其实,我知道你不容易,现在要多在乎一下自己对生活的感觉。”说完,丁舟意味深长的长嘘了一口气,然后将目光从我的身上移向窗外。

  看到丁舟握着围巾的手攥得很紧,我能隐约的感觉到点什么,他想抓住什么呢?

  “哥,回悔当初和我好吗?”

  “为什么要后悔?我们那是对彼此的感觉都是真实的!”

  “一个人害怕寂寞,两个人渴望自由,我觉得自己过的太自我了,没有顾及其他人的感受,对以已往的事,我一直想向你道歉,现在是一个好机会!哥,如果你真能原谅我,我这次回来再没什么遗憾了。”倩儿透过咖啡升起的热气注视着丁舟。

  “我没有怪过你。” 很平淡的回应。这样的话已使我无言,“那时泾水开,今向渭水开”,现在他已经是别人的丈夫,一切的一切都过去了。

  他虽这样说,我知道他有对我的怨怼,只是被时间稀释了,为我送行只是对那段感情的最后告别吧。

  屋外,玉兰花已经开凋谢了,在我离开时它的花季快结束了。

    编辑 慕荣楚楚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