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婚恋网
恋爱道场
情感交流
爱情FAQ



相关文章>>
·爱尔兰咖啡与射手座男人
·佛涅
·夜奔——卓文君
·水边的安静之城
·为寒兰舞蹈的蝶
·举着易碎的瓶子
·流金岁月里的歌声
·灰姑娘的水晶鞋
·风吹花开,花花世界
·金钩冬瓜与友情暖气
·春天里的自由植物
·左手创伤
推荐文章>>
·在爱情之外
·繁花似梦
·丽江:偷得浮生半日闲
·你爱我最好的方式
·佛涅
·一个人的远走高飞
·李倩妮的酷
·灰姑娘的水晶鞋
·佛涅
·半生缘:相见不如怀念
·金钩冬瓜与友情暖气
·没有语言的苍白

 

您现在的位置: 喜鹊婚恋网 >> 恋爱道场 >> 

恋爱道场 夏日的时光碎片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7-11-01 23:30:38

 


    那一年的夏天,加蓝和KJ在一起,从六月中旬到整个八月过完。加蓝不喜欢夏天,无论头发还是皮肤都会变得油腻,洁净清爽似乎是很难做到的事情。

  二室一厅的房子。休 闲 居编 辑喜 鹊 婚 恋 网

  现在只要是空间就得付费,因此加蓝停止了不再做个人空间。她的生活拮据起来,虽然她还是在不停地写字。偶尔有些钱的时候,她还是会去挥霍,她喜欢物质,特别是漂亮的衣服,色彩鲜艳。这些最直接冰凉的物质,可以让她的心很暖。她没有钱来交房租,她住在KJ这里,却拖欠房租许久。

  KJ从来没有开口要过一分钱的房租。

  加蓝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好姑娘。可是她对KJ却说,我是个坏孩子,你不要再管我,你把我赶出去吧。加蓝内心一直是恐慌的,她有着满满的强烈的不安全感。

  加蓝写字,写不出来的时候,就会冲着KJ说莫名其妙的话。她的不可理喻都倾泻而出,瞬间淹没她自己,是一股强大的冲击力量。KJ为此愤怒过,他扬起手,却不知道要怎么打下去。他看着加蓝的眼睛,一句话也不说。心里都清楚,除了拥抱,亲吻,他什么也给不了。
  
  KJ是个沉默英俊的男人。不懂得承诺,不喜欢用言语表达,因为总是突然就无话可说。他和加蓝一起,忍受着加蓝的疯狂举动,不可理喻。他知道加蓝只是无处宣泄,他给加蓝所有能给出的一切物质,金钱,食物,栖息之地。他是加蓝的糖。他是加蓝的药。他是加蓝的天使,守护是他惟一的使命。

  加蓝喜欢半夜坐到窗台上去,抱着透明的水瓶大口大口拼命地喝凉水。加蓝喜欢在夜里写字,凌晨去睡。加蓝喜欢看DVD,总是拉着KJ的胳膊一直坚持。加蓝喜欢吃冰过的苹果,很少笑,但是笑声冰凉。

  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过了一个夏天。
  
  春天的时候,加蓝还没有在这里出现,整间房子里只是KJ一个人。在线上,加蓝说我觉得我是个坏孩子,我累了。然后KJ回了加蓝的话。加蓝说我没有什么东西了,只剩一个手机一个笔记本和一个兔子娃娃,我不搬行李,省得被赶出来的时候麻烦。

  加蓝住到这个二室一厅里来了。带着她的黑色DELL和白色的兔子娃娃,口袋里是红色的NOKIE8310,这就是全部的“行李”了。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T-Shirt,下面是一条破烂的牛仔裤,红色的球鞋。她从头到脚还有这所有的所有,是真正属于她自己的,是她不停地在阴影下写字换来的。她带着所有能代表“自尊”的东西,来投奔一个男人,愿意租借空间和温暖的男人。她付不起租金。她不知道中间过程中还有什么是不是被忽略了。她不敢开口去问,有没有叫爱的东西存在于他们之间。

  她只轻轻地说了一句,她说KJ,我是加蓝。
  
  加蓝喜欢穿着黑色的内衣和破牛仔裤在房间里晃荡,不论黑夜还是白天。笔记本和兔子,还有手机总是被丢在床上、窗台、房间的角落里。加蓝写不出字的时候就走,在房间里转来转去总是行走的状态。

  加蓝喜欢MORE,520和MILDSEVEN,555是不抽了。后来连这些喜欢的都戒掉了。停了空间,不想花太多的钱在这些上了。加蓝所有的想法总是一瞬间的事情。

  七月的时候,米米从澳洲发来照片给加蓝。冬日灿烂的阳光下,米米笑容甜美,身旁是多年未见的羊,成熟了许多,看上去踏实稳重有安全感。加蓝对着屏幕微笑。然后屏幕上出现了一个LittleBaby,可爱的笑脸,有天使一样干净明亮的眼睛。加蓝突然就想起了多年前见过的一张泛黄的旧照片,羊婴儿时期纯净的脸。加蓝把这一张可爱的BabyPhoto做了桌面。

  加蓝爬上床去,她蜷在KJ的怀里,从头到脚的冰凉。她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就要冷死了。她亲吻身边的男人,有一丝绝望的满足。世界荒芜了,我们这样可不可以,KJ?加蓝想。迷糊中,KJ轻轻地吻了加蓝,黑暗中抱紧了她。这样的夜,内心冰凉的夜。
  
  搬来一些时间以后,加蓝开始从网上搜索食谱,开始学着煮一些简单的菜给KJ吃,开始学着收拾房间。加蓝在努力向着幸福飞。她要自己的心变得柔软起来。她觉得只要自己觉得好,幸福其实就在不远处。

  KJ,周末我们出门吧。我想去晒太阳。晚饭的时候,加蓝突然开口。嗯,好。KJ说。

  周末,街上的人真多。加蓝把手放到KJ的手心里,她让他牵着她走,这样真好。她看到好多年轻的男孩子女孩子,脸上是爱的灿烂表情。夏天是可以这样美好的,天空是奇异的蓝。加蓝突然就想到了大洋彼岸的天空,也该是这样美好的吧,阳光灿烂的冬季。在人群匆忙的繁华街道上,加蓝突然停了脚步,她踮起脚勾住KJ的脖子,她就是想要亲吻他。他们在大街上旁若无人。加蓝觉得她和KJ是可以与爱有关的男女,或者他们一直都在爱着。

  眼前这个给与物质、温暖的男人,他不懂承诺,不懂说爱。

  加蓝和KJ去拍贴纸照,对着镜头,绽放爱的笑容。加蓝看到自己的美丽,原来夏天里也可以是这样美丽的,像怒放的花儿。想呀想的加蓝觉得自己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KJ见到加蓝桌面上的Baby。加蓝,真可爱,是个天使。KJ说。

  嗯,是米米的孩子。加蓝坐在窗台上说。

 


    加蓝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起米米的事情,还有关于羊的。他们三个人之间的一切,注定只活在十四岁那年,跨不进也退不回其他的时空,挣扎都是多余和徒劳的。加蓝不对KJ说,KJ也不问。

  加蓝是没有朋友的。从米米拿着签证上了飞机的一刻。米米终于做了选择,友情必须要在爱情面前牺牲。加蓝被放弃了。米米毁了加蓝的爱情友情,烟尘飞散,加蓝落得一无所有,只能微笑着成全朋友和爱着的人。爱情从来就是个活跃的化学元素,无处可以控制。

  加蓝开始尝试过着没有米米和羊的生活。这让她阴郁,颓废,沮丧,难过。她强迫压抑着自己。有太多的事情,投入进去的时候太匆忙,沉溺的时候就越接近窒息。加蓝性情变了许多,不再是以前那般单纯简单,她沉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肯出来,拒绝外部世界可能让她难过的一切。不想拥有什么,也没有什么再可以放弃了。
  
  八月来得是迅速猛烈的。太阳在头顶上,明晃晃的一个大火球,热,闷,令人窒息。加蓝不愿再出门,整日窝在家里。整个房子,属于加蓝的越来越多。溶了的气息不肯散去,到处都是加蓝走来走去留下的痕迹。

  加蓝开始学着喝牛奶,KJ每日煮牛奶给加蓝喝,温暖加蓝的胃,治疗它的空虚,时而爆发的忧郁。加蓝决定写些什么,她已经停下来一段时间不写字了,每日与KJ以爱的名义做喜欢的事情。
  
  有个可以爱的温暖怀抱真好。加蓝坐在窗台上想。

  米米又发来照片给加蓝。羊左手抱着宝宝,右手搂着米米。一家三口满满的幸福。加蓝看了就眼疼,哭不出来。

  加蓝开始写一个故事,支离破碎的情节。她写一个男孩在夏日里捡到一只天使,一个女孩丢弃了自己的天使。这样恍惚的故事。破碎的情节,折磨得加蓝不能自己。她写不出字来,突然就无法继续下去。她开始挑剔。她不再平和。她变得像个愤怒的小狮子。她伤害自己。她为了刺激神经一次次的让自己疼。她每天总有理由和KJ争吵。她打碎了好多KJ心爱的东西。KJ几次扬起手,却不知道要怎么打下去。他对着加蓝倔强的脸,打不下手。他说加蓝你安静一点吧,你给我安静,到一边去。几次下来都没有用,最后只有放弃。KJ选择避开,整夜不回来。故事没有结束,加蓝还在继续。

  加蓝写字的时候,脑袋里总是浮现过去残存的记忆,她总是想起羊。然后从头到脚的疼,仿佛从里到外溃烂。

  加蓝爬上床亲吻KJ,她轻轻地咬KJ的耳朵,发出冰凉的笑声。放纵着自己,享受绝望一般的快乐。
  
  八月就要结束的时候,加蓝的故事到了尾声。KJ,你看夏天是不是就要过去了?加蓝对着沉睡的KJ说。KJ没有反应。加蓝能够感觉到,他们之间退回到一种原始的陌生,热,焦躁伴着无止的争吵,成为八月里他们的主要生活。

  加蓝在厨房里做晚饭。她现在享受这种一个人默默制作的过程。她做汤稠味重的土豆咖喱牛肉。咖喱粉呛得她眼泪直流。一切压抑着的,一旦找到宣泄的途径,要收回已经来不及。加蓝突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晚饭的时候,KJ突然开口,加蓝我想要一个和你一样精灵古怪的天使。他说这话说得极平静。加蓝听到KJ的希望,却没有回答。她舀了一勺牛肉汤给KJ。好喝吗?加蓝轻轻地问。自然转了话题,KJ没有再继续下去。两个人静静地吃完了这一餐饭。

  加蓝看着桌面上的Baby很久。她想夏天都要过完了,她的故事也写完了,她又平安的活过了一个夏天。房子里属于加蓝的气息越来越重,特别是那张床。

  加蓝一夜没睡,写字,看《重庆森林》,她喜欢有流动感的生活,一直在延续。上演相遇认识,告别离开。加蓝发了一封E-Mail,这是从米米走后,加蓝第一次回复。收信人的后面,加蓝轻轻打上“羊小米”,她把信寄给了那个像天使一样的Baby。

  我这样爱你,都要好好的。无处责怪,无处原谅。

  这样冰凉的机械文字漂洋过海去了彼岸。加蓝不去想羊和米米看到时的表情。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加蓝。加蓝对自己说,一切都结束了,整个夏日的一场幻觉。和KJ的贴纸照贴在冰箱上还有卧室的玻璃上。

  清晨,加蓝俯身亲吻了KJ。这个英俊的男人,孩子一样的表情,沉睡微笑,似乎一个美梦。

  不要醒来。 

    KJ是惊醒过来的,一场噩梦。八月的最后一天结束了。房子里没有了加蓝的踪迹。红色的NOKIE8310,黑色的DELL还有白色的兔子娃娃。粉红色的T-Shirt,破烂的牛仔裤,红色的球鞋。加蓝这样沉默的来,无声的带走。带走的是完全意义上属于她的东西。KJ看到玻璃上的贴纸照,加蓝甜美的笑容。KJ仿佛听到加蓝冰凉的笑声。KJ明白,这所有的一切是发生过的。许多加蓝用过的东西都还在,只是加蓝不要不属于她的东西。

  加蓝是存在过的。只是任何扯上了爱情的东西,都是一场幻觉,爱情不过是一场欢喜。

  那一年的夏天,加蓝和KJ一起度过。从六月中旬到八月,一个盛夏。KJ终于丢了自己的心爱,那个捡回来的天使。加蓝带走了一个未成形的孩子。赶在夏天结束之前,加蓝丢弃了它,一个属于自己的粉红色漂亮柔软的天使。
  
  我想她会是个美丽的女孩,有好看的眼睛。可是,她来得太仓促,我还来不及。我时常想念那个给予她生命的男人,可是我不懂得拥有。我丢弃了我的天使,守护我的,和属于我的。我知道那个美丽的孩子,在上帝那里会明白什么是幸福。

                                           ——加蓝《被丢弃的天使》

  KJ看到加蓝的文字的时候,夏天已经过去了。这个英俊的男人只剩下片段可以回忆。“你还记得吗?记忆的炎夏……”是莫文蔚凉凉的歌声。都过去了所有的一切。加蓝最爱的一首歌,不停地在唱,房间里,气息已经慢慢淡去……

  明晃晃的阳光落下来,原来,一地碎片。

    编辑 慕荣楚楚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