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婚恋网
恋爱道场
情感交流
爱情FAQ



相关文章>>
·无语问东风
·梅艳芳:她的爱人只有一...
·街子——穿越时空爱上你
·惘然一梦牡丹亭
·李倩妮的酷
·那些一起走过的杂志
·半生缘:相见不如怀念
·没有语言的苍白
·两小猪仔相爱过
· 和尚和老虎的战争
·佛涅
·因为不爱,所以舍得
推荐文章>>
·两小猪仔相爱过
·那些一起走过的杂志
·惘然一梦牡丹亭
·没有语言的苍白
·因为不爱,所以舍得
· 和尚和老虎的战争
·佛涅
·无语问东风
·梅艳芳:她的爱人只有一...
·李倩妮的酷
·一九八二,盛开了
·半生缘:相见不如怀念

 

您现在的位置: 喜鹊婚恋网 >> 恋爱道场 >> 

恋爱道场 那些一起走过的杂志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7-10-06 00:45:55

 




    
     生于七十年代,八个样板戏的文化枷锁在七十年代末期轰然瓦解,文化界,电影界,出版界刹那芳华。

  从地摊上两分钱读一本的小人书开始,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整个文化界开始了文艺复兴。除去年幼时候看得《小朋友》《看图说话》,内容几乎记不清楚了,居然是全彩页,孩童的阅读奢华到极至,目前我还不觉得国内有什么好的儿童期刊,当然除去后来郑渊洁叔叔独立创办的那本《童话大王》,神奇的想像,皮皮鲁和鲁西西迷幻的童话王国,俨然成了中国少年当年的一个瑰丽的梦幻。比起现在各种流光溢彩的少年读物,那本杂志朴实无华,白字黑字的离弃世界还配合一些系列连环画出版统治了儿童读物很长一段时间。不知为何这本杂志渐渐地看不到了,市面上多出许多日本或者韩国地漫画本,某种文化可能有固定时代和背景,这个快餐年代,纯文字阅读已满足不了吃麦当劳和肯德基一代的阅读快感了。 休 闲 居 编 辑喜 鹊 婚 恋 网

  在八十年代中期,我们开始集体喜欢上了上海文艺出版社的另外一本刊物《少年文艺》,三十六开的小书,内容有趣而实在,文艺故事,外国文学,还间插着一些少年维斯特烦恼类的少年心理指南类的内容。那个时候据说全国的高中已经开始秘密的传阅着一本叫《少女之心》的XXX类读物,没有缘分看过,算是青春期过的比较无邪,订阅了至少五年的《少年文艺》,中毒颇深,现在还记得有一期说到了关于少女的贞洁的问题,大致主题是规劝女孩们要保守少女的贞操到结婚的时候,当时的我铭记在心,奉如宝典。后来大概是小甜甜刚出道的那年吧,这个麻辣女孩宣扬自己会保持处子之身直到结婚,我顿时想起那本《少年文艺》,那个年代里,这种道德标准何尝不是一件比较公益的事情,无论现在的我们如何宣扬欲望城市,如何快乐每一天,至少在八十年代里,这种处女文化让一代人保持自己身心的纯白的时间延长了很长一段时间。同期还有一些成年人的刊物《家庭》和《知音》几乎看不懂,都是父母订的,经常偷偷拿来翻阅后面的一个栏目叫“郝医生问答”,专门解读一些性知识的,简直是如狼似虎啊,对于初中生理卫生书后面几页要订起来不许阅读的我们来说。最初的零星的性启蒙,性知识应该是从这两本杂志里得来的。

  娱乐方面有本杂志至今喜欢《幽默大师》每月必买,好像价钱还比较贵,有几个著名的漫画家的专栏,现在看来难得而经典,都是一格漫画,不比得现在得朱得庸或者几米,华丽而浪漫彩绘本或者四格漫画,《幽默大师》更像一个智慧老者,甚至还有水墨漫画,是怎样得一种功底。那个时候分为两种读物一种是野书,就是类似《童话大王》《幽默大师》这种对学习没什么帮助得闲书,是被长辈斜视和限制的,往往要偷偷去地摊上买过期杂志,便宜且承受的起,还有一种就是正经杂志了,除去长辈自己订阅的《家庭》《知音》什么的,还有就是《少年科学》《中学生数理化》,后面一本基本没有任何可读性,几乎是全新的来,全新的当废纸卖掉,而《少年科学》就非常的成功了,像是给无知的少年们打开了一座巨大的科学宝库,亲切而严肃,不知算不算中国第一本科普杂志。总之比如鱼放在冰箱里为什么会结冻,臭氧层,最小的单位夸克这些无比晦涩的词语在里面都得到很好的诠释,每每读完,我都会在作文本上写着:我的理想是成为一个科学家………

  九十年代,杂志期刊行业忽然一下春风来,涌现出了无数的杂志和期刊,其中有几本映像比较深。《涉世之初》,定位在给刚刚走向社会的年轻人看的,内容多时励志类的文章,有点后来的《深圳青年》的风范,不过更文艺腔一些;《上海服饰》,在《ELLE》《时尚》等还没有进入中国期刊之前这绝对是一本中国女性的时尚范本。可能名字老气了一些,但是出于当年全中国人民对上海那个城市变态一般的崇拜,这本书算是独领风骚很长一段时间,我的一个非常爱追赶潮流阿姨真是几十年如一日的看,甚至会拿着上面的成衣图片到裁缝店量身订做,中毒颇深。《当代歌坛》,可能是第一本国内八卦杂志,让无数的少男少女无比的着迷,对偶像们隔空打炮般的迷恋得到很好的满足,价钱还非常贵,全彩页,八十克铜版纸,一般拥有者非常的有面子,课余纠集一帮人大谈特谈,郭富城怎么怎么啦,郑少秋怎么怎么了,现在看起来那本书提及的明星都成了昨日黄花,可是在十年前他们还入日中天过,一如当年万人空巷的去看《霍元甲》和《陈真》。

  再往后面翻,涌现了很多杂志有一个青年系列《深圳青年》《辽宁青年》《中国青年》《青年文摘》等等,这些杂志伴随着那个年代的青年走过了一个年代,青年一代;还有一些娱乐杂志势头渐涨但是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延续了港台杂志随便翻翻,翻翻就仍的特点。当然有几本龙头杂志比如《女友》比如《读者》一个优雅大气,一本老成厚重,十几年来依然光彩如故,这样几十年好花常开的期刊很少,当然顺便说一下《故事会》,全国人民都在看,无论白领黑领,而我现在依然爱看,就像肥皂剧一样,不用动脑子,多好,要那么多思想干吗?累不累啊。这里我还要说一份报纸《南方周末》,不知何时开始起看的,有惊艳的感觉,历史感,社会感,瞬间加重,很大气的一份周刊报纸,像是猛然看到《大话西游》的感觉,原来原来…。这就是人生?被浓缩在几个版面,财经,娱乐,文化,新闻,成为一个永恒的画面。当然后来的《三联文化周刊》《新周刊》《周末画报》等也非常的精彩和出位,但是《南方周末》也许是第一份让我肃然起敬的刊物吧,对它心理上有一种不可以逾越的爱。后来它几次改版后便不再看了,小众的关怀还是不如大众的悲悯。

  光阴流转,指尖流沙,时至今日,我成为了一个媒体工作者,我的书架上有一厚摞一厚摞的杂志和期刊,大家闺秀的《时尚》《ELLE》《瑞丽》等等,小家碧玉的《爱人》《女报》,等等,但是常买的杂志就两三本《看电影》和《读书》,前者我认为是中国当代最好的一本电影杂志,是这个花花世界的蒙太奇文字版,在映像和文字里电影成为唯一的线索;后者是永远的智者,安静不喧哗,在尘世之外,还有这本书人淡如菊,红袖添香。

  当然在地铁里,在旅途上,会买上一份比如《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来看,哦,我们还要关注纳斯达克,哦,汽油又涨价了,哦,我们还要生活,还要工作,我们不过是芸芸众生中行走的一个“夸克”,而那些伴随我们一起成长的杂志和书,成为了忠实的记录者,昨日永恒。

    编辑:慕荣楚楚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