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婚恋网
恋爱道场
情感交流
爱情FAQ



相关文章>>
·佛涅
·没有语言的苍白
·梅艳芳:她的爱人只有一...
· 和尚和老虎的战争
·那些一起走过的杂志
·惘然一梦牡丹亭
·我们都是干净的
·街子——穿越时空爱上你
·因为不爱,所以舍得
·痛并孤独着
·半生缘:相见不如怀念
·两小猪仔相爱过
推荐文章>>
·那些一起走过的杂志
·夜奔——卓文君
· 和尚和老虎的战争
·半生缘:相见不如怀念
·无语问东风
·我们都是干净的
·两小猪仔相爱过
·因为不爱,所以舍得
·一九八二,盛开了
·街子——穿越时空爱上你
·李倩妮的酷
·痛并孤独着

 

您现在的位置: 喜鹊婚恋网 >> 恋爱道场 >> 

恋爱道场 我们都是干净的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7-10-06 21:40:57

 


    我从一座城市飘向另一座城市,寻找写作的灵感,再供养我世俗的欲望。我不喜欢那种生根的感觉,那样我会腐烂。

  陌生的城市,我需要暂时寄居的壳。把电话拨过去,是一个女孩细小的声音。“请问是叶紫蕊吗?嗯,因为你有好听的名字,所以想看你在网上说的房子。”休 闲居 编 辑喜 鹊 婚 恋 网

  叶紫蕊,真是好听的名字,任何人嘴里吐出这三个字,都会口舌生香。

  是一套空大的房子,很大的阳台,落地的玻璃窗,挂浅蓝的窗帘。明媚阳光的样子,我喜欢。

  “一个月1200贵了。”“是很贵。”我看着眼前这个苍白纤细的女子,她长发垂肩,素衣布裙。“没有办法,按揭买下时,所有的钱都付了首期,我需要钱,用来结婚。”她指着照片上那个阳光的男人告诉我,海风吹起那个男人的白色衬衫,像他洁白的翅膀。我说,你别在到网上打广告了,这房子我租了。

  一心一意只想嫁掉的女人是让我感动的,纵然漂泊的生活,已经使得我对男人死心,对婚姻绝望,但我还是愿意看到,身边更多的女人能够幸福地嫁掉,能够有她们自己坚实可靠的男人。

  “不准吸烟、不准喝酒、不准接电话、不准带男人回来过夜,不准把厨房弄得满是油烟、不准把外面的泥土带到家里来、不准把内衣裤随便晾在家里..........”租房协议上,她列举的一大堆不准,让我窒息。难怪你的房子会租不出去,贵倒在其次,恐怕除了我,没人能够受得了你。叶紫蕊,一个有着洁癖的小女人,我暗下猜想。

  陷在松软的大床上,每天睡到自然醒。桌上会有紫蕊给我留下的豆浆油条,等着我来美美地吃。日子过得舒适又滋润。

  观察了几天之后,我肯定叶紫蕊是某个写字楼里朝九晚五的小白领,每天穿着深色的工作服上下班,头发简单地束在脑后,勇敢地素着一张俏脸,买最便宜的蔬菜,甚至连炒菜多放了几滴油,她都会心痛地自责许久。她太省了。

  一天吃过晚饭,她把里里外外擦拭得一尘不染之后,说是找到一份兼职,会很晚才回来。“好的,好的!”我微笑着答应,我也有自己的生活,不想被任何人打扰。

  她出门,我立刻拿出抱出藏在房间里的啤酒,拉网上线,雀跃着到各种人声鼎沸的坛子里,呼朋引伴。我到任何城市都不缺少朋友,只要愿意。

  喧嚣过后,凌晨的网络,死一般地沉寂。紫蕊还没有回来,没有人说话,寂寞开始一遍又一遍地骚扰。结婚,不是不想,是找不到那个对的人。我死心的只是男人,不是爱。

  “某女征婚,非诚勿扰!第一个跟贴的不丑不傻不矮不胖不穷不老的未婚男士,将有机会与本姑娘亲密接触。”我把征婚的贴子,挂到那座城市的门户网站,并贴在最醒目论坛里招摇,看一下时间,凌晨1:09。

  仰头,舌尖将觅到的最后一滴啤酒送进冰凉的胃,1:10“哈哈,我排了第一,某男俊美聪慧挺拔健美年轻富有,欲和某姑娘亲密接触,后面跟贴同意得请举手!”跟贴的ID是许哲,我笑,因为嗅到同样的寂寞。

  紫蕊回来,脸上堆着疲惫和劣质的油彩。我像做错了事的孩子,在她发作之前,偷偷地溜回房间,熄灯睡觉。

  紫蕊依然每晚很晚回来,我和许哲已经在坛子里双进双出,俨然一对幸福的人,互相消磨着对方的寂寞。见面是必然,我不是没有信用的人。

  当我们在论坛里“结婚”的半个月后,约了许哲出来。如果一切如他所说,我会留下来给他甜美的微笑,如果货不对版,我穿了轻便的北京布鞋,可以拔腿就跑。

  见到许哲的时候,他完全不像一只昼伏夜出的兽,一副明媚健康的样子。“怎么样,秦艾,我还不算是又胖又矮又丑又老吧?”许哲是好看又干净的男人,有清晰的轮廓,靠近的时候,衣物间还散发出刚刚清洗过的洁净体香,纵然是在很暗的夜里,那也是个能发出光亮的人。要命的是他居然很高,抬头仰望,会有羞涩的晕眩在心底荡漾。低下了头,听他在我的头顶笑声朗朗。

  “你很英俊,女人都喜欢英俊的男人,我也一样。”我从不吝惜对男人的赞美,因为从不遮掩,所以彼此感觉安全。

  “秦艾你是只会躲在网上招摇着风情的女人,网下却只剩下小家碧玉的婉约。”我立刻抢过许哲递过来的一盒烟,抽出一枝,叨在唇边,再挽过他的胳膊,“那弟弟,你说真正的风情该是怎样的?”“呵,小丫头,我的脸是骗人的,我可能要大你许多。”许哲露出很白的牙齿,伸手将我的手裹进他的衣袋里。

  “你不失望吗?我可不算是美女。”我眯眯着眼睛,花痴一样地看他。“我还等着和某姑娘亲密接触呢!”我咬了咬嘴唇,狠狠地掐了他的胳膊。他咧咧嘴,傻呵呵拖着我走了。

  我并不是好的演员,需要一点小酒来缓和气氛,接着装疯卖傻。我拉许哲到就近的一个酒吧,它有美美的名字--“月光下”。

  “月光下”满满地晃动着人影,中间的小舞台上一群跳艳舞的女孩,穿很少的衣裳,整张脸都淹没在劣质的油彩之下,紫光灯中她们晃着苍白的身体,不停地扭来扭去。

  人群中,许哲下意识地把我护在怀里,两个人挤到了吧台边,要了最烈的酒。

  “切,这种浑身没料,甘蔗一样的女人也要上台扭,”台下嘘声四起。我顺着台下男人们指点的方向,看到队列里最左边的一个女孩,她纤细的身体像一朵摇曳在风中的雏菊花。仔细地看去,那女孩的眉眼似乎是我所熟悉。

  透过密密的人群,女孩似乎也看到了我,眼神立刻慌乱起来。匆匆逃到了后台,我追过去。“叶紫蕊,紫蕊是你吗?”女孩纤弱的身影很快就被人群挤散。

  “秦艾,你认识她?”许哲察觉我的异样。“可能认错人了”,因为心里满装着那个女孩慌乱的眼神和纤弱的身影,纵然男色当前也再没了纠缠的心思,我让他送我回家。

  叶紫蕊还没有回来。我傻坐在客厅,烧完许哲给我所有的烟。半夜,紫蕊轻轻地开门进来。

  “为什么没睡,还在家里抽烟?”

  “紫蕊,告诉我那个跳艳舞的女孩不是你。”

  “秦艾,我需要钱,我要结婚!”

  “那要娶你的男人呢?他忍心让自己的未婚妻,跳着大腿舞来为他布置新房?”

  “他是海员,在海上拿命换钱,然后一分一分地寄回来,等着结婚。秦艾,他飘泊在海上,看不到陆地,每次听着我这边嘟嘟的回音,他会觉得踏实安全,但电话费好贵,所以每响一次,只是报一声平安,我怎么舍得接。我们还清房子的尾款,还说要给我买一个好一点的钻戒,”叶紫蕊下意识地摸了摸右手的无名指,泪痕下的脸庞,却有一抹不易察觉的红晕飞过。“40万,只要存够40万我们就可以结婚了。”

  “傻紫蕊什么样的男人,都不值得你这样甘心情愿地作践自己?”

  “秦艾很多事,你不明白 。”

  从劝说到争吵,叶紫蕊就是不愿放弃那份不耻的“兼职”。

  “叶紫蕊,我可以不管,可是他不能不管吧?”我指着像册里那个叫沈明飞的,穿白色衬衫的男人冲她嚷。“叶紫蕊,他会接受你用这种方式挣来的脏钱吗?”我收拾了东西,不再回头看。

  “秦艾,连你也看出来了,我脏,真的很脏,不管我怎么样努力地洗,永远都不可能是干净的。”“秦艾你知道吗,我早就不是干净的了。”
  
  高三的晚自习总是下得很晚,夜晚暖暖的春风里,荡漾隐藏着不为人知的躁动。高一进校时量身定做的校服,到了高三还套在紫蕊的身上,只是已微微地紧,胸部被挣得满满。于是她的胸前永远抱着一本书,低着头,在男生们火辣的眼光中,匆匆走过。她是害羞且矜持的,所以她拒绝了所有男生送她回家的美意,一个人消失在深深的小巷。

  紫蕊抱着我,早已经泪流满面:“秦艾,我真的不知道他们是几个人,三个、五个或者更多。我只知道我已经流干了身体里面的最后一滴血,他们狼一样的扑上来,用爪牙撕裂我的衣服和身体,任何挣扎和尖叫都是徒劳的。我像一张雪白的纸,被狠命地撕扯、揉碎、践踏,直至满身的血污,才被无情地扔在地上。”我拥紧在我怀中瑟瑟发抖的叶紫蕊,心里的口子又流出新鲜的疼。

  “秦艾,我早就不干净了,如果沈明飞没有正好路过,早在那个夜晚我就已经死了。”

  沈明飞是隔壁班沉默的男生,因为老师留堂,所以走得比所有的人都晚。路过小巷,他看到了地上的叶紫蕊,就立即用自己的衣服包起她送到医院。

  从此那个夜晚成了叶紫蕊和沈明飞永远的秘密。“我在医院害怕极了,是他一直陪着我,而且他说会永远陪着我。秦艾我浑身都已经不干净了,还介意在别人用眼睛看吗?”

  40万,一个女人残留的幸福仅值40万,如果我有,我会毫不犹豫地借给她,可是我有吗?我没有,所以我不能阻止叶紫蕊每天去“月光下”。我捧出我所有高级的化妆品,“用我的吧,别在结婚之前,就让那些东西把皮肤弄坏了。”
  
   紫蕊流着泪睡着的时候,偶尔还轻轻地叫着秦艾,说秦艾帮帮我,不要告诉他。

  网络上陆陆续续地知道,许哲有一家小设计公司,自己做着老板,过着丰衣足食的小日子。我把紫蕊的故事打在屏幕上,泪流满面地给许哲传过去。“许哲,借我40万好不好?”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