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婚恋网
恋爱道场
情感交流
爱情FAQ



相关文章>>
·李倩妮的酷
·佛涅
·因为不爱,所以舍得
·一九八二,盛开了
·那些一起走过的杂志
·夜奔——卓文君
·风吹花开,花花世界
·梅艳芳:她的爱人只有一...
·无语问东风
·痛并孤独着
·街子——穿越时空爱上你
·两小猪仔相爱过
推荐文章>>
·痛并孤独着
·惘然一梦牡丹亭
·梅艳芳:她的爱人只有一...
·一九八二,盛开了
·两小猪仔相爱过
·无语问东风
·街子——穿越时空爱上你
·那些一起走过的杂志
·没有语言的苍白
·半生缘:相见不如怀念
·夜奔——卓文君
·我们都是干净的

 

您现在的位置: 喜鹊婚恋网 >> 恋爱道场 >> 

恋爱道场 风吹花开,花花世界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7-10-07 05:14:29

 


                   
         
    这只坚强的蝎子。因为天生具有的天赋,她聪明、冷静,她对世界总有冷静的观察及周密的思考,她总是出人意料。遇到一个天蝎的朋友,是你的幸运,虽然所有的友情,到最后可能只是遥遥相望。

    夏天的夜晚,在南方的天空上,一列横跨银河的巨大星座,那就是天蝎座,它用以毒针来表示出它的不一样休 闲居 编 辑喜 鹊 婚 恋 网

    娜娜是如此爱玩,所以我一搬入这家大院便与她成为至交。院里的同龄小孩不少,却要么世故或者盲目骄傲,很少有令我觉得开心的、欣赏的人,可是娜娜不同。天蝎座人天生就具有一种动人的魅力,不论对人或对物,都能加以支配,并从中获得最大的喜悦。

    事实上我是喜欢她,甚至羡慕她,妒忌她的。

    天蝎座的人是不会主动招惹别人的,就像她不希望有人来招惹她一般。她家境优越,她爸爸的官阶怕是我父亲再做五十年也无希望到达,而她母亲更是出身书香门第,就是同在菜场挑拣,那气质也与旁人不同。最令我欢喜的是,娜娜的打扮却极为普通,甚至穿塑料凉鞋上学,只是为了下雨时可以踩起小小水花。她的衣服几乎全是她妈妈亲手缝制,原因只是因为她个矮,买不到合身的衣服。她身体不算太好,可是在入校第一次运动会上,竟欣然接受跑1500米的邀请,虽然是倒数第二名,却已足够令人尊敬———她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我是如此庆幸,因为我们是朋友。

    虽然我们差异太大,可是谁又像我们一样不守规矩又聪明伶俐,让学校的老师也毫无办法。最开心的是,我们都有理解万岁的父亲———当我们偶尔偷偷溜回家去睡觉,早上却赖着不肯起床的时候,无论是她的还是我的老爸,都会非常乐意为我们开具病假条一类的证明,从而直捱到8点才去学校,还可逃掉一节早自习。而每次期中期末的大考,我们会一块挑灯夜战,把手电筒和应急灯开到天明,最后拿一个漂漂亮亮的分数回家交差。

    有一段日子天气很好,我们突然迷上“拱猪”的扑克游戏。于是放学便溜到食堂后面的草地上,三五个面包四瓶汽水,便可伴我们度过一个多小时的快乐时光,连此后的晚自习亦不会觉得苦恼。

    周末的时候,我们再约上几个同学,甚至跑到同学家里告诉人家父母说学校补课,然后一块骑着自行车坐轮渡到长江对岸,那边有高高的山脉青青的草地淙淙的小溪,而我们无所事事也只是打扑克而已。

    如今想不通为何那时候会如此热衷于扑克,也许,这也正是我现在从不碰扑克的缘故吧!

    早餐岁月

    早自习过后有四十多分钟的休息时间,是给住校生打开水用的———可是我们不用,走读生真是好,于是这时间成了高中三年时间里不多的快乐之一。

    最喜欢的是去她家吃早餐。

    早自习结束了,我们一起回家,不过是回娜娜的家。这个时候,院里的大人大多都上班去了,安静得很,世界仿佛是只属于我们的。走路十分钟,跑步五分钟,我们一边跑,一边扯下路旁的黄玫瑰———难以想象路边会有黄玫瑰的情形,好像现在的公路,都只会种万年青一类。很快就跑到她家,她妈妈高兴地接过玫瑰,拿一个高高的玻璃瓶子,盛半瓶清水,将玫瑰略略修剪后插好,就摆在我们吃早餐的桌子中间,美好的一天就此开始。天蝎座的人有时不爱说话,她的外表也许是冰冷的模样,但内心却是热情得要命。

    很庆幸她家没有小笼包和豆浆供应,虽然不难吃,可是年少的心只热爱新鲜。所以喜欢她家的芝麻梳打饼干和浓浓的咖啡,还有阳光下照耀的跑步机以及墙壁上悬挂的秋叶满地的油画。一切都是特别的、新奇的甚至梦幻一般的。所以,我乐此不疲,每天早上花上十分钟,气喘吁吁穿梭在学校与娜娜家的大街上。

    因为,周末不上课或者放假的日子,爸爸其实是不喜欢我去娜娜的家的。他说,给人看见了不好。我不能理解,亦不能反驳。

    可惜,那样的美好并没有持续太久,高二的早自习已经开始延长时间,再不会有机会在清晨初升的阳光下慢跑在大街上扯下路边黄玫瑰的日子了。事实上,我去年回家的时候,那些路,早已经不种花了。

    星座的幸运风水宝物,总是带有神秘的色彩

    我的家同娜娜家相比,简直不值一提。普通的房子,被防盗门窗弄得锈迹斑斑的外墙壁,布局不甚合理的内部结构,无任何装饰的白色天花板。可是娜娜却喜欢我房间的那些旧贴画,还有收拾在抽屉里或者桌上乱摆的布满灰尘的零碎杂物。她总能想出废物利用的最佳方式,来一次,我的房间就变漂亮一次。

    而今能够记得的是一个中号的海螺,拿到耳边,可以听到远处大海的声音。爸爸去山东出差时买回它来给我,当时喜欢得不得了,于是乐滋滋地泡到玻璃盆里,和其他的小贝壳在一起,也是漂亮了好一阵子。谁知日子一长,我又懒得换水,竟生出许许多多的小飞虫来,只好忍痛倒掉,干巴巴地摆着,落上灰落下尘,也假装没有看见。

    娜娜第一眼见这个海螺,只说了一句话:

   “你为什么不把它拿来种仙人掌呢?”

    我晕……这主意简直令人绝倒,海螺两头通透,塞进泥土,压实,小小仙人掌伫立其中,还未曾实践便能想象是多么奇妙又可爱的情形。

    厨房角落里堆着一篮子新鲜上市的苹果,她挑出最大最红的那个,放在窗台的中间,“看,像不像假的?”是的,因为太大、太红、太完美,全不似我们日常吃的苹果,却像一个塑料的玩具般,静静安坐在清晨的阳光下,发出柔和温存的光。

    所以,连一向不好客的母亲,都喜欢娜娜来访———她总是能给我们带来惊喜和快乐。

    那天走的时候,我把海螺包好了,送给她。好东西遇上欣赏它的人,才是最好的结局。夏天的时候,娜娜告诉我:仙人掌开了丹紫色的花。

    高中毕业的时候,娜娜搬家了。搬到一千多里以外的省城,会比这里好很多么?可是我明白:娜娜,她那么聪明的人,这里是留不住她的。我只是在想那个海螺够不够大?我担心仙人掌越长越大,海螺会不会被撑破,变成一对薄薄的碎片,散发着泥土加海水的奇异味道———其实我的担心也许是没有用处的。这样的结局对于海螺,也许就是它一生的使命罢!

    天蝎座的人真诚而率直。她们会以真挚的态度去实现追求事实,什么都不可以阻挡

    娜娜念了一直喜欢的北外,我去了上海的一所学校,念经济。我始终是个再现实不过的人,而娜娜却从来只爱做自己爱做的事情。

    再见面已经是三年后了。

    当时和男朋友分手后,我下定决心出国,所以打算去北京学英语,其时的娜娜,她的爱情正在蓬勃盛放之时。二十岁的我穿时下流行的及膝无袖连衣裙和方头细高跟鞋,娜娜却还是小背心加牛仔裤。潇洒的短发映出她一脸的仿若天真,只有我了解她多么聪明。

    那个暑假,我在北京度过,酷暑难耐的时刻,我总能接到娜娜打过来的电话。她留下的雀巢奶粉,陪我度过了无数个饥饿的晚上。床头,是她替我借来的复习资料。我知道,她已尽力,我亦应对自己负责。

    可是后面的情况不是按我所预计的在发展。我终究没有离开中国,却念了本校的研究生———唯一的一名保送指标,我的。我接受了。我仍旧沉默地在校园里来来去去。那个人已经不在你的心里了,你是不需要用距离来逃避的……况且签证难度那么大,我不想做无谓的牺牲。我说过,我是一个现实的人。

    倒是娜娜已经到温哥华,和她的男友,用移民的方式。天蝎座的人最无法忍受平凡一生的生活,她想象力丰富,喜欢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