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婚恋网
恋爱道场
情感交流
爱情FAQ



相关文章>>
·痛并孤独着
·最后的最后
·落于青春的栀子花
·因为不爱,所以舍得
·我们都是干净的
·惘然一梦牡丹亭
·AA的爱情很幸福推理
·梅艳芳:她的爱人只有一...
·没有语言的苍白
·为寒兰舞蹈的蝶
·一九八二,盛开了
·夜奔——卓文君
推荐文章>>
·AA的爱情很幸福推理
·最后的最后
·夜奔——卓文君
·风吹花开,花花世界
·我们都是干净的
·为寒兰舞蹈的蝶
·一九八二,盛开了
·有只巨蟹执着过
·佛涅
·两小猪仔相爱过
·街子——穿越时空爱上你
·半生缘:相见不如怀念

 

您现在的位置: 喜鹊婚恋网 >> 恋爱道场 >> 

恋爱道场 有只巨蟹执着过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7-10-09 02:43:55

 



       《星座宝典》曰:活泼好动的射手座,喜欢直率的人。你最好拥有广博的学识,伟大的胸襟与良好的运动神经。如果你喜欢上射手座的人,就请你把多余的伪装卸除,他们要的是你真实的一面。另外,对於阳光型的人,他们有一份难以抗拒的执著,所以多微笑会更容易让他们注意你的存在。

    夜晚休 闲 居 编 辑喜 鹊 婚 恋 网

    我不是阳光型的男孩,不明白射手座的你怎么会爱上我,十九岁的半大丫头,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总之,你直率地告诉我,你喜欢我的那一天,我就好像被仙人棒点中一般,在巨大的糖果面前不知所措。

    相对于白天,我更喜欢夜晚,因为夜晚安静而怡人。你从不肯安安静静地陪我看星星,你说你不认识它们。

    不,你在所有的星座里只认识射手座,所以我也只认识这一个。射手座的形状总是清晰地出现在夜空,就像你明亮的微笑。你在星空下接过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时笑得溢彩流光,那是流氓兔的毛公仔,你把额头不客气地埋进它的肚子里。

    没想到过了几天,你又告诉我你的生日快到了,说完后就用手指把我因惊讶而耷拉的嘴角抿上去,呈微笑状。你说你喜欢微笑,你解释说上次是阴历这次是阳历。

    我把本来计划买游戏卡的钱给你买了水晶手机彩壳,于是就又看到一次你灿烂的微笑。我背过身去握紧双拳咬牙切齿,你换好彩壳后发出雀跃的欢呼,然后你问我请你去哪吃饭?我当场两腿发软一把揽住了你的肩膀,亲爱的,你想去哪就去哪好吗?我尽量让自己像个大度的男人。

    从没有见过比你更笨的女人,走过的路一点也不记得,你更笨的表现是你居然相信我,害得我们翻遍口袋七拼八凑的钱还被出租司机骗去!好容易找到那家据说是我们初见面时来过的西饼店,我从贴身衬衣口袋里掏出100元钱,这可是下个星期的生活费,真想用两个蛋挞就喂饱你。

    从没见过比你吃相更凶的女人,无论我如何挖苦你都笑眯眯地看着我。我知道不是你涵养好,而是根本没时间理我。

    清汤寡水一个月,你又告诉我,生日快到了,这次无论你怎么拽我的嘴角我都不肯微笑,我要像打官司的秋菊一样执著地得要个说法。你小嘴一撇,闲闲道:是闰月啦,你好没文化哎。我连烟钱都没了,可生日礼物仍然要送给你。你说,亲爱的,人家这不都是为你好!这话你都说得出来,现在想起来我还想扁你!

    聪明

    我一直觉得自己很聪明,每天睡觉前都把电话线拔下来杜绝后患。可是正当我洋洋自得的时候,隔壁寝室的人睡眼朦胧地敲开门,让我去接电话,面对人家一脸无辜的表情,我真是又气又过意不去。

    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有那么充沛的精力,更不知道你如何知道隔壁寝室的电话的,大到世贸被炸小到室友拍拖你都要在睡前跟我探讨一番,我常常是忍着呵欠唔唔答应,你又说我不用心听电话,当心你拔箭直射我的耳朵。

    我知道,你是射手座,纵马扬鞭,快意恩仇的星座。我闭上眼睛后眼前就出现了如此的画面:红衣女子驰骋在一望无际的绿色草原上,胯下白马四蹄如雪,山花烂漫,阳光耀眼,你射出的长箭破风而过,被两只修长的手指,轻轻夹住。镜头拉开,是一张白衣少年英俊的脸,阳光般的微笑,随手将长箭抛出,不偏不倚,正入你的箭袋……

    睡醒后我发现自己仍然握着话筒。我还发现,梦中的少年竟然不是我。

    我说我实在受不了了啦,我们分手吧。你摸摸我的头,发现没发烧,于是很难过。你的郁闷维持了一个星期我都不肯回头,你哭得越来越凶,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你知不知道我的心好痛,无论从上到下还是从左到右打量,你都是我遇见的最美丽的女人,就连哭的样子都好美丽。

    如果你仍然坚持缠着我,我准备发誓忍受你一生一世,可是你哭过之后就平静了,擦干眼泪,倒一杯清水给自己喝,然后背上背包出门去。

    第二天,你告诉我,《星座宝典》上早说了,射手座是火向星座,巨蟹座是水向星座,水火不相容,原来命运早有安排。

    我仿佛能看到你嘻嘻地笑,你为自己找到一个最合适的失恋理由而真心快乐。我绝望地问你还会来看我吗?你说不会了。

    然后你又说,不过,你可以来看我啊,《星座宝典》上还说了,巨蟹座,是一个温柔的情人。你不介意跟我有其他的缘分。

    疯狂

    不久后你兴奋地告诉我,你交了新的男朋友,是狮子座。

    你说狮子座是同样的火向星座,你们在一起,电闪雷鸣,一见钟情,就像天雷勾地火。

    狮子座男孩陪你打网球,陪你去游泳,还陪你把《蜡笔小新》一集一集都看完。

    你说,他对你很好。

    我说,一定没我好。

    你说,谁让你不要我了呀。


    天啊,那一刻我的眼泪刷地一下就掉了下来,你看不到,也感觉不到我心里那份苦涩吧?

    我戒掉了烟,却开始习惯喝啤酒,两瓶啤酒就能让自己顺利入睡,再也梦不见红衣女子和白衣少年,只看见一条清清澈澈的小河,清可见底,却什么也没有。我是一只寂寞的螃蟹,蜷缩在看不见的石洞子里,就是流泪也看不见。

    有时在校园里看见你和你的狮子座,相遇后你总是开心地跟我打招呼,甚至介绍他给我认识,我在心里想着你快乐所以我快乐,可是我真的无法笑得像你那样开心,我看见你的手指轻微颤动,仿佛想抬起来帮我把嘴角抿上去,可是你终于忍住了,这让我瞬间感到一点真实的自由,你终于是别人的女友了。可是也有苦涩,你居然是别人的女友了?

    你偶尔还会在深夜打电话给我,谈天说地,有时也数说狮子座的种种霸道,有时说着说着你都哭了,很委屈的样子,缅怀地说,咱俩当时多好啊,你都让着我!

    我说就是就是。我忍住一句话没说,那就是:回来吧。

    事实上我没说是对的,因为第二次电话的时候,你就喜笑言开地夸赞他的英雄气慨了,他怎样拉着你在众目睽睽之下宣称:这是我的马子,谁都不许碰;他怎样在雨中用大衣裹紧你的身体,自己冻得瑟瑟发抖;情人节他为你送上九十九朵玫瑰,摆满宿舍的整张桌子……

    狮子座是为爱情疯狂的星座,你想要的疯狂,我从来都没有做到。

    你说其实这些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无论如何吵闹,他始终要你,而我无论如何柔情,心里是不要你的了。你说你这只臭螃蟹,我知道你是真的不要我了。

    我很迷惑,因为我很难判断你说的是否正确,而这份犹豫至少令我丧失了执著的勇气,如果我能够理直气壮地反驳你:不,我要你!那我便是真的要你,而我的犹豫到底来自优柔的性格还是事实如你所说呢?都说性格决定命运,其实命运也决定性格啊,如果我不是巨蟹座,我还会独自咽下忧伤,让你挎着别人的胳膊吗?

    我是不是很傻?很没有志气?失去了才开始怀念你张牙舞爪地表情,怀念你咄咄逼人的气焰,真希望你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在我眼前,拿剑指着我的鼻子说:如果有多一匹马,你肯不肯与我仗剑天涯?

    圆满

    我独自仰起头来看星星,钻石一样清晰璀璨的射手座,好像除了它,所有的星星都寂寞。我真的很寂寞,一个在城市里逛来逛去,我已经学会认路了,真想再陪着你去逛街,吃各种好吃的,这次保证不会被出租司机骗。

    我就是这样在一个人的日子里想起你在时的点点滴滴,想来你也许早已不可代替,并非现实中,而是心灵里。

    除了你,谁还会一年收我三次生日礼物?谁还会偷偷记下隔壁寝室的电话,理直气壮打扰我的睡眠?谁还会美滋滋把新男友介绍给我,顺便打量我尴尬的表情?

    射手座一定不是适合我的星座,如果再来一次,我仍然会为上面那些事情恼怒你,可是为什么思念的时候,我仍然想起你的这些独一无二呢?

    我知道了,就像天上的星座一样,射手座是最亮的一个,就像你在我心里的位置。

    我迷上了网络,喜欢去一个星座聊天室,不自觉地,就会找射手座的女孩聊天,她们对我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一种直截了当走开去,觉得我好闷,好温吞;另一种会迷恋我的温柔,唏哩哗啦跟我说很多话。

    我也跟她们聊得很开心,告诉她们我曾有个射手座的女友,说起我们的故事,并且提醒她们,不要交巨蟹座的男朋友哦,不适合的。

    她们会觉得深有同感,但同时也感慨巨蟹座男孩多么长情,对一个星座都可以念念不忘,于是字里行间有跃跃欲试的表情,如同你站在我面前直接告诉我,你喜欢我一样,我会在此时结束谈话,轻松地走开。

    我想再过多一段时间我就从这种情结里走开了吧?我不想你,可以大喜大悲,我细水长流的性情也没有什么不好,下一次,我要注意不惹火向星座的人。不,是注意不让火向星座的人来惹我,尝试一下风向,尝试全新的风生水起的意境。这样想着希望就慢慢盈满胸膛,今夜有微风,星光若隐若现,面对电脑屏幕,我对自己说,这是最后一个,最后一个射手座。

    屏幕上的射手座女孩很活泼,跟我讲起她狮子座的男友。讲他们的分分合合,热烈的恋情,直可惊天地,泣鬼神!

    我也讲起我曾经的射手座女友,讲她任性又独特,一年可以过三个生日,而且喜欢看别人的笑脸,喜欢用手指把嘴角抿成笑容,还喜欢……

    我说着说着发现了对方的沉默,倏的一道电光射向心底,我打一行字:是你吗?

    是我。很快有了回应。

    想不到你现在还记得我。你加了个笑脸的表情。

    呵呵。我说,别忘了,是你教给我如何在天空辨别射手座,而且,我只认识这一个星座。

    我也是啊。你哈哈笑着说。

    好了,我很高兴。我继续说,最后一个遇到的射手座女孩,居然是你。

    然后,我下线了,轻松而淡然。

    圆满的收梢,不是吗?

    编辑:慕荣楚楚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