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婚恋网
恋爱道场
情感交流
爱情FAQ



相关文章>>
·AA的爱情很幸福推理
·那些一起走过的杂志
·半生缘:相见不如怀念
·风吹花开,花花世界
·梅艳芳:她的爱人只有一...
·李倩妮的酷
·没有语言的苍白
·一九八二,盛开了
·佛涅
·为寒兰舞蹈的蝶
·因为不爱,所以舍得
·痛并孤独着
推荐文章>>
·惘然一梦牡丹亭
·那些一起走过的杂志
·为寒兰舞蹈的蝶
·梅艳芳:她的爱人只有一...
·佛涅
·痛并孤独着
·我们都是干净的
·风吹花开,花花世界
·街子——穿越时空爱上你
·无语问东风
·落于青春的栀子花
·因为不爱,所以舍得

 

您现在的位置: 喜鹊婚恋网 >> 恋爱道场 >> 

恋爱道场 为寒兰舞蹈的蝶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7-10-09 11:25:33

 


       一

    小斑的童年是在大理蝴蝶泉边的一片树林里度过的。那时候他终日穿一件印着斑马纹的衣服,其他的玩伴很是羡慕,小斑相信自己一定会蜕变成一只最漂亮的蝴蝶。休 闲居 编辑喜 鹊 婚 恋 网

    小斑有着美丽的外表与善良的心,他和整个树林里最丑陋的小灰成了最好的朋友。阳光不算灼烈的午后,他们一起爬到树的顶端,眺望远方。两只可爱的毛毛虫约定,等他们蜕变成美丽的蝶之后,一定要飞过远处那无尽的房顶与连绵的山,他们要到达真正的远方,与风相伴。

    年少的梦总是这样蓬勃而又芬芳。

    树的叶子开始变得浓郁,毛毛虫们到了蜕变的年纪,每一刻,都可以看到丑陋转变为美丽的奇迹。比如,小灰蜕变成了一只异常美丽的蝶,有着蓝色的翅膀,在整个蝴蝶泉边都显得独一无二。

    “小灰,你……”小斑惊讶得说不出话,心里不禁为好朋友感到高兴。可是奇迹继续发生,没多久,小斑也拥有了翅膀———那是怎样一双翅膀,灰白色的,带着一些斑点,显得那样单薄。小斑也学会了飞翔,可是当他飞到蝴蝶泉边,他遭到了讥笑,他们说他是整个云南最丑陋的一只蝶。小灰飞来,陪他一起飞到树的枝桠上,像从前一样,那里是他们宁静的天堂。
   
    二

    如果那一天,他们没有飞到那户人家的窗棂下,大概也不会有以后的命运。蝴蝶,原来也是有宿命的生灵。

    房子有些老旧,雪白的高墙上俨然有着灰尘的印记,可是那盆花却新鲜得扎眼。明快的绿色叶子,狭长而又纤细,花朵是紫红色的,隐隐的有着些许杂色的脉纹。黄昏的阳光温婉如水,小斑和小灰却感到眼前瞬间明媚起来。

    “多美丽的花儿,可以为你跳舞吗?”小灰扇动着优雅的翅膀,极尽绅士的风度。傻瓜也看得出,他对这朵花一见钟情。于是,他飞了起来,绕着那朵纤弱的花,舞姿曼妙。

    那朵清秀可人的花也微微的陶醉,脸颊又多了层红晕,她自从吐开花蕾,还未见过这样好看的蝶。

    小斑停在窗棂上,隔着一段距离看着他们,最后一抹夕阳照在花儿的身上,像是世上最美丽的光。也许,只有最聪明的心才能看到小斑心里的波澜,他的心潮也为这初次谋面的花儿而荡漾,但是看着英俊的小灰,他没有勇气走过去。

    小灰是猜想不到小斑的心思的,他的一颗心都停驻在花的身上。

    说再见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小灰招呼小斑离开。

    “我们明天还来看你,你叫什么名字?”小灰恋恋不舍地说。

    “我叫寒兰。”夜色中她双目如星,小斑刚好从她身边经过,赏她吐气如兰,果然带着袭人而又雅致的香气。她也对小斑笑了笑,完全没有厌恶并不美丽的小斑。

    这一夜,小斑做了最芬芳的梦,他梦见自己蜕变出俊朗的翅膀,他邀她起舞,然后俯身亲吻她高贵的额头。

    可是第二天,小斑和小灰飞去时,窗台上空空的,只有一阵余香。院子里的海棠说寒兰早晨被一个外地人买走了,大概要带到北方去。海棠还叹了一口气,她说寒兰一定受不了北方的气候的。
   
    三

    北方,落雪的北方。北方的概念在小斑和小灰的脑子里就是一个恶劣的地方,那里太冷了。

    这突然的变故让两只蝶觉得世界变得灰暗。小灰抖抖翅膀,面色坚毅地对小斑说:“兄弟,我要去北方陪伴寒兰。”小斑心有灵犀地笑笑,陪着小灰上路。在他心里的焦灼丝毫不比小灰少一分。

    他们飞了两天,飞过很多人家的屋顶,可是远方的山还是那么远。两只蝶的心里有着无比的动力,飞向远方。

    第三天,小灰的翅膀还没扇动起来,一个网子就套住了他。一个男人惊喜地招呼着同伴:“看,多稀有的品种,我们又多了一枚珍贵的标本。”小斑惊恐地看着挣扎的小灰。另一个男人指着小斑说:“这一只叫粉蝶灯蛾,和蝴蝶一样白天活动吸取花蜜,人们总是误以为他是蝴蝶的一种,其实他不过是一只蛾子。”

    他们走远了。小斑呆呆地立在那里,刹那,他失去了所有,他的蝴蝶身份,他的蝴蝶兄弟,而远方那个花儿会接受一只飞蛾做爱人吗?

    小斑擦干眼泪,继续飞着,向着北方。在一片湖泊之上,他感到自己的翅膀越来越无力,自己离水面越来越接近,可是北方还是那么遥远。

    那孤单的花儿她快乐吗?北方有为她起舞的蝶吗?小斑的最后一眼落到水面自己的影子上。他许了最后一个愿望。

    “我希望,来生让我做一只蝶,为那朵寒兰舞蹈,哪怕只有一个黄昏的舞蹈。”

    不该爱上花儿的飞蛾,却选择了蝴蝶的宿命。

    编辑:慕荣楚楚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