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婚恋网
恋爱道场
情感交流
爱情FAQ



相关文章>>
·连老都不怕,我还怕你?
·上帝的第七天
·为爱情而盛开的玫瑰
·夜的呓语
· 和尚和老虎的战争
·零点深蓝
·长达一生的欢乐或疼
·埋藏在地下的丝绒
·汪峰:靡雨中的向日葵
·好歌常吟
·江滩
·继父
推荐文章>>
·隔帘花影
·与爱情有染,与未来无关
·波斯王子
·两小猪仔相爱过
·打烂一只梦想的南瓜
·祭张国荣:梦入内河
·和你在一起
·遗忘在光阴之外
·思念人之屋
·爱情与大腿无关
·希望今天遇到你
·水缸里的天荒地老

 

您现在的位置: 喜鹊婚恋网 >> 恋爱道场 >> 

恋爱道场 暖色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8-03-11 23:41:12

 


    1

  又是送机。郁闷。脸上的肌肉笑得有些痉挛。 休 闲 居编 辑喜 鹊 婚 恋 网

  目送着日本人检票登机后,单位司机将黑色宝马驶出机场。

  暖色透过窗外的阳光眯起眼睛望了眼旁边年轻的司机。CD里放着张柏芝那首《一个人背负两个人的债》,那是个漂亮的女人,在男人自编自演的爱情悲喜剧里却落了遭人唾弃的下场,心碎得要命,还要整日心胸坦荡的样子。女人,累。

  窗外绿了一夏的叶子已经开始发黄干枯了。

  暖色的眼角轻微有些肿起,那是眼霜过敏的结果。25岁的女人普遍开始用眼霜,不再爱情至上,容易与已婚男人发生暧昧关系,懂得享受生活。就像暖色这样。

  暖色,一个有着暧昧名字的女子。

  暖色的老家在东北,那儿不敢穿白色裙子上街,到处是铺天盖地的灰尘和坚硬的风,使人的肤色终年呈褐色。暖色不喜欢那小镇,就如不喜欢自己当初的名字―程晓晓。

  当然,那小镇的人们只知道她叫晓晓,从小便无父无母,跟着奶奶生活。17岁时一个醉鬼打伤奶奶,奶奶一个月后因伤势过重撒手人间,结果一刀将那醉鬼捅成重伤,被警察带走的程晓晓。

  2

  暖色的头有些疼,昨晚被那个日本老板灌了几杯酒,吐完后还没有完全恢复。

  幸好,每次都由泽恩把酒挡去,或偷偷把白酒换成雪碧、啤酒换成茶水。有些却是挡不掉的,就像昨晚那个色色的日本男人,死命的搂着暖色的腰跳慢舞。

  暖色知道泽恩的眼睛一定是早已喷火了。那又能怎样?那个日本老板手中握着几十亿的资金,而公司需要他的合作。何况,他雷泽恩有什么权利?

  “暖姐,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年轻的司机关心的问道。

  “算了,你也知道,习惯了。你帮我买杯咖啡。”暖色知道身边这个年轻帅气的男人一直喜欢自己、关心自己。那又怎样?他永远都不敢说出来。

  车子缓缓驶进公司,值班的门岗殷勤的与暖色打招呼。

  “程小姐,有位姓历的先生打电话找您。”秘书通过内线打进电话。

  “说我不在。你帮我约万安公司的杜总今天晚上吃饭。”

  “好的,程小姐。”

  暖色知道,表面上公司那些女同事个个敬畏、尊重她,背地里却将她形容得一文不值。这些暖色早就习以为常,你不可能要求别人怎样看你。

  3

  暖色习惯性的将桌上的胃药送入口中,每次陪客人吃完饭后,桌上就会多出一盒胃药。他知道暖色的胃口一直都不好。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

  一个星期前,医生就嘱咐过暖色,如果再饮酒过度,胃口会丧失它应有的功能。甚至,导致罢工。

  胃药的旁边是一串车钥匙,崭新的白色本田轿车,暖色最喜欢的一款。这是老板这个月送她的生日礼物。

  小镇上最多的是吱吱嘎嘎的牛车,连自行车都很少,见到的只有青砖白瓦和望不到尽头的山峦起伏。今天的生活暖色从未想过。

  当初,暖色的妈妈由于家里穷,无钱医治父亲,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嫁给了一只脚有点跛的暖色的爸爸。后来,那个有些姿色的女人不甘寂寞,撇下才三岁的暖色,跟邻村一个做皮货生意的人跑了。

  之后,暖色的爸爸便夜夜在外面喝得醉醺醺才回家,回家后便打暖色,说女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暖色长得极像母亲。

  自此,暖色开始憎恨酗酒的男人。暖色六岁那年,父亲酗酒后失足栽进井里,结束了他那痛苦的躯壳。暖色没流过一滴眼泪。

  劳教所里的6个月,不仅没有让暖色不再憎恨酗酒的男人,反而让暖色变得更加坚韧,也更加冷漠。

  命运不相信眼泪。

  这些背景没有人知道,包括雷泽恩。大家只知道三年前暖色代替了前任总经理助理的位置,很多重要的事情都交由她处理。


 


     4

  “我今晚8:00的飞机。”手机里收到这条短信后,暖色通知秘书取消今晚与杜总的约会。

  暖色看了看表,拿起桌上的车钥匙,一个人开车去了美容院。

  25岁的女人脸上已经开始留下岁月的痕迹,好女人懂得如何照顾自己。出了美容院,暖色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去买豆花。因为只有那条巷子里的豆花才最纯最香,最合老板的胃口。

  没错,暖色住的别墅,开的轿车都是老板送的。那个年过半百的男人也最多半年回来一次,台湾那儿有他的产业,他的家室,这儿只是他海外的一个触角,暖色也只是他的一只小鸟。

  暖色是个精明的女人。决不会像上一任那女人与这儿的总经理关系不清不楚,最后弄到怀孕,用孩子威胁对方离婚。下场也只有一个,就是离开,包括那任的总经理。

  女人怎么可以要求已婚男人承诺呢?只怪那女人自己傻。

  没有人知道暖色与老板的关系,同样包括雷泽恩。

  暖色永远都不会要求什么,聪明的女人不用开口,就会得到她想要的东西。何况,这几年她为公司嫌的远远多于他所付出的。

  自从老板将暖色从劳教所里带出来,已经8年。在她20岁之前,老板从未碰过她。而暖色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她相信天下没有不要钱的午餐。在20岁生日收到这幢别墅时,暖色也变成了老板身边女人中的一个。

  暖色不喜欢亏欠任何人。

  她更清楚,除了自己,不能依靠任何人。22岁那年,她接任了现在的这个位置。同时,认识了现任的总经理雷泽恩。

  5

  “暖色,很温暖的名字。”暖色记得雷泽恩第一次见到自己时那双闪亮的眼睛。

  暖色的办公室在雷泽恩办公室的外面,隔着透明的落地玻璃窗。暖色只要一抬头,便可以看到里面的一切,包括他喝咖啡时的表情,总是微微皱起眉头,很可爱的样子。

  泡咖啡这种事是不需要暖色动手的,雷泽恩每次喝秘书加半块糖的咖啡时,总是皱眉毛。暖色试着在咖啡里加了一整块糖后,就再见不到雷泽恩那种痛苦而可爱的表情了。自此,暖色便天天在咖啡里加一整块糖。

  暖色是个很敬业的女人,但这并不防碍她会犯一些小毛病。例如,下班后时常忘记关灯。台灯已经坏掉两盏,第三盏估计也将命不久矣。

  出了办公室,暖色想起家里钥匙落在办公室。回去取时看到雷泽恩在为自己关台灯,还顺带帮暖色整理好桌上的文件,端详了好久钥匙扣上暖色的相片后,笑着摇摇头。

  这种细心在暖色心里变得很温暖,这一刻的感受是雷泽恩所无法理解的。

  “泽恩,谢谢你。”

  雷泽恩被门口伫立的暖色吓了一跳。你的钥匙,笑着摇了摇手中的钥匙。

  “你刚才叫我,泽恩?”

  暖色第一次没有喊雷总。无论人前人后,暖色始终与雷泽恩保持着适当的距离。除了不想落人话柄、制造麻烦外,她喜欢这种界限清楚的关系。

  “暖色,很高兴你这样叫我。我应该谢谢你才对。”

  “谢谢我?”像暖色这种女人不喜欢胡乱帮助别人。

  “谢谢你天天早上的咖啡。”

  “你怎么知道?”暖色做这些事,从未想过要让雷泽恩知道。

  “秘书半年多都只加半块糖,我应该没有谢错人才对。我送你回去吧。”

  “雷总,不,泽恩,我想去海边走走。”

  夜色如水中,海边。暖色,雷泽恩。

  “你喜欢海?”

  “嗯,从小就喜欢,只是看不到,只有小溪在无声的流淌。心情不好时,就想看海。不过,以前总是一个人,还以为,这辈子只会一个人来看海。”

  泽恩轻轻搂过暖色的肩膀。

  “冷漠的暖色,让人心疼的暖色。”

  暖色没有拒绝,很顺从的在泽恩的怀里静静的看海,还有,泽恩身上淡淡的烟草味。

  “听到那海浪的声音了吗?那是大海哭泣的声音。”

  “暖色,暖色,暖色……你应该是个温暖的女子啊!”

  深夜,离去。海边留下两双温暖的脚窝。随着海浪的冲刷,渐渐变得模糊。

  6

  暖色从不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却不希望在这个时候,被玻璃窗里的泽恩看到,而此刻他正在朝这个方向看来。老天!这个样子真是糗大了。昨夜吹多了海风,鼻涕一直不肯停。

  还好,他开车出去。回来后,暖色的桌上多了盒伤风胶囊,旁边是一支淡淡花香的香水百合。两滴眼泪落进放了一整块糖的咖啡里。

  听秘书提过雷泽恩的老婆,年轻漂亮会花钱的女人,疑心很大。还顺带告诉暖色,前任总经理与总经理助理双双被开除的经过,说得好像暖色已经把半个身子送到了他雷泽恩的床上。

  老板每次只逗留两三天,这两三天暖色便推掉所有的工作,老板走暖色也从不挽留。这一点正是老板之所以能这么久留在暖色身边的原因,她永远不会像别的女人总算计着如何成为老板财产的继承人,一直默默的做着自己的本份。

  其实,这正也是暖色所想到的,暖色不喜欢亏欠任何人。她害怕这个世界上会有一个人为了自己抛弃一切,这种亏欠她弥补不了。她的佳年哥早在她和老板离开小镇的那一夜便不再亏欠他。

  在小镇,暖色是遭人冷眼的孩子,而原因也只不过是暖色的母亲跟人私奔。

  佳年哥是那个拐走母亲的男人的独生子。

  十几岁时暖色便已有了母亲的几分韵致,常遭到村里小流氓的调戏,佳年哥便是暖色整个童年的守护神。在一次为暖色打架后,佳年哥对暖色说,以后只要有佳年哥在,便不会让暖色受委屈,他会等着暖色长大,然后娶她。

  在被警察带走的6个月后,暖色回小镇找过她的佳年哥。佳年哥的母亲挡在门外,要和暖色拼命,决不允许暖色见他,怕自己儿子像丈夫当年一样被狐狸精勾走。任暖色怎么哀求,最终还是没有见到说要娶自己的佳年哥。

  在母亲与暖色之间,他选择了前者。

  暖色走得没有一滴眼泪。就像当年父亲的离开。


     7

  老板两天后便离开,这次匆忙来上海,原来是老板在大陆的私生女的婚姻出了问题。暖色是不大相信婚姻这东西。

  暖色和雷泽恩很少提及感情,除了那次在酒吧。

  好色的日本男人被雷泽恩找来的妈妈桑带走,暖色才摆脱掉那色鬼的纠缠。女人除了要学习防身术,还需要身边有个好男人的照顾。这一点雷泽恩做得很漂亮。暖色是心存感激的。

  “你相信所谓的爱情和婚姻吗?”

  “你十八岁时可以不顾一切的爱一个人,二十八、三十八再说这样的话,那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生活毕竟很现实,有时你会身不由己。”在暖色眼里,一向严谨的雷泽恩竟也有无奈。

  “那,就是说你永远不会为了一个女人,抛弃你目前所拥有的一切,对吧?为这个,我们干杯!”暖色不要亏欠。

  “应该是吧,我是个自私的男人。”

  “我是个自私的女人。”

  “知己,干杯!”

  昏暗的酒吧里,暖色的余光见到一个漂亮女人的侧影,似曾相识。保养得很好的皮肤,阿娜的身姿,漂亮的脸蛋。在哪里?在哪里见过这个女人?没错,是雷泽恩办公桌上的照片。那女人漂亮得没人见过会忘掉。

  雷泽恩的妻子虽然保养得极好,但算起来应该二十七八,可手里挽着的那个男人,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左右的光景,转身进了酒吧中的特设包房。两个人亲昵的样子~~~~

  暖色收回眼神注视着泽恩,泽恩只专注于杯里的红色液体,浑然不觉周遭的一切。从不过问他人是非的暖色,此时,竟怕泽恩看到眼前的一切。这个优秀的男人应该拥有完美的生活啊。

  暖色从心底承认,眼前这个男人真的优秀。英俊的外表,修硕的身材,不凡的气质,慑人的魄力……只可惜,只可惜暖色要遵守游戏的规则。

  “很多人都在寻求自己生命中的那个人,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境界岂不更加凄美?”生活给予暖色的不应该是善感的心,冷漠应该更适于生存。

  “暖色,你就不曾真心的爱过一个人吗?”杯光中泽恩慢慢握住暖色冰冷的手。暖色自小便手脚冰冷,奶奶说是没人疼的原故。暖色认为那是因为血管里流的是冰冷的液体。

  暖色九岁时长过一颗智齿,为了避免长久的疼痛,竟忍住巨痛自己拔掉了事。

  “很多女人为爱而生,我是个例外。”

  “为这个例外,我们干杯!”

  8

  让暖色始料不及的是,那次在酒吧里遇到的女人竟是老板的私生女,也是雷泽恩的妻子。这些年来老板从未提过,雷泽恩更是极少提及他的妻子,外人只知道那女人的家人在海外。

  暖色隐约从老板那儿知道,雷泽恩已经两个月没有碰过那个漂亮的女人了。两个月?正是两个月前,暖色和雷泽恩在酒吧里遇到他妻子,后来送她回来的那一晚,一向淡漠的暖色酒后竟在泽恩的怀里哭得像个孩子。泽恩在床边守了她一夜。

  既然老板离开,那必定是已经解决了问题,而解决问题的方式也不外乎是金钱和地位。暖色熟知游戏的规则。

  一个星期后,暖色接到总部的调任通知。雷泽恩即日起被调到台湾任副总经理,而暖色任上海分公司的总经理。对于暖色来说,是个不错的结果。

  公司的欢送酒会。不胜酒力的暖色早已有几分醉意。

  泽恩邀她跳了第一曲舞。那深情的眸子、温暖的手心让暖色迷恋。两个月前,泽恩守在自己床前的那一晚,暖色了解他这种深情的眷恋,而自己,此时也正深深的贪恋着眼前的这一切。

  很多男人很想和自己所爱的女人在一起,哪怕过一贫如洗的生活,可又放不下眼前的一切。

  他雷泽恩也不会是个例外。

  暖色没有叫醒床上熟睡的泽恩。轻轻的抚摸着这个昨夜抱着暖色的身体颤抖,要了暖色,然后默默流泪的男人。

  可明天,他就要去台湾总部接任了。暖色不恨身边的这个男人。有什么好恨的呢?

  暖色穿上衣服,开车为泽恩订第二天飞往台湾的机票。此去经年。

  回来途中,暖色去医院取了一个星期前的检查诊断书:程暖色,胃癌晚期。

  床上留下了一份泽恩已经签字的离婚协议书,旁边是一枚他从小便随身佩带的平安扣。

  没想到,最后暖色还是亏欠了,而且是自己唯一爱过的人。怕是已无法弥补。

  暖色留下了车钥匙和辞职信,带上那枚平安扣。心想,奶奶的坟头该是青草缭绕了。

    编辑 慕荣楚楚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