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婚恋网
恋爱道场
情感交流
爱情FAQ



相关文章>>
·念你如昔
·上帝的第七天
·爱情流沙
·乱世葵花
·在爱情之外
·探访高校中的夫妻部落
·一个女人的几个侧面
·五号地铁
·走失的尾戒和永恒的蛋包...
·流了你的泪的我的眼
·豆豉鱼
·澳大利亚有没有苍蝇
推荐文章>>
·两个“傻子”的爱情故事
·畸恋引她走上不归路
·暖色
·你是不是我的兄弟
·澳大利亚有没有苍蝇
·云在青天水在瓶
·若把我心当作你
·温暖水床上的霜花
·晴天里的小薇不流泪
·假若爱
·精彩武汉——夜色美食街
·前生的魔咒

 

您现在的位置: 喜鹊婚恋网 >> 恋爱道场 >> 

恋爱道场 三人行,必有吾爱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8-04-14 20:16:23

 

  “我要去旅游了。”我说。

  “和谁?”旁边的女生问。休 闲 居 编 辑喜 鹊 婚 恋 网

  “喏,就他俩。”我随手一指。

  几个朋友立刻花痴的叫起来,“王平?陈琦?帅,帅哥呀!”口水流了一地。

  “有必要这么夸张么?”我很鄙视她们。

  “那当然!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我被大骂。

  其实这完全可以理解,即使对方是天王巨星,你看上他二十几年,估计也是会审美疲劳的。就像是我和陈琦,从出生就开始做邻居。在他眼里我永远都是那个扎羊角辫的小丫头,而我怎么看他都是幼儿园里那个拖着鼻涕的小毛孩,最多我也只能说他看起来很顺眼。

  就像现在,我看着他们俩昂首挺胸旁若无人的走过,小女生在路边指指点点窃窃私语。我只能说,“那个王平,长的还蛮不错的。他旁边的那个是陈琦。”如此而已。

  我曾经有一次很认真的跟陈琦一起探讨过这个问题。我说别人都说你帅。他立刻做不胜娇羞状。于是我接着说可我怎么就看不出来呢。他立仆。

  “他们为什么要带你去旅游呢?”某女问我。

  “这种好事陈琦敢不带上我看我饶不饶了的了他!”我想都不想的说。

  某女很诡秘的笑,“听说王平要追你耶。”

  “你开什么玩笑!”我说。

  平心而论,王平是不错,可惜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

  那么我喜欢的是哪一种呢?我很努力的想,脑海里却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子。

  朋友的话很快就被陈琦证实了。那天早上我们出发去蓬莱的时候,王平很殷勤的去排队买车票。陈琦借机把我拉到一边。

  “有件事情我要告诉你。”他说。

  我立刻条件反射的捂住钱包,“别告诉我你又没带钱!”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出来旅游经常不记得带钱,于是一路上都是我跑前跑后买票付帐,像个小跟班。

  “恶俗!”他敲我的头。

  我捂住头,“都是你啦,从小就知道敲人家的头,不然我至少还能再长上十公分呢!”

  “说正经的!”他瞟一眼那边挤的满头大汗的王平,“本来他是不让我说的,可我觉得呢,还是先告诉你比较合适。”

  他神秘兮兮的压低了声音说,“王平要追你。”

  “你开什么玩笑!”我说他。

  他自顾自的一口气说下去,“你也不小啦,再不赶快找个男朋友就要嫁不出去啦!所以呢,你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我就是先跟你说一声,这样一路上你要是有什么跑前跑后端茶倒水的活儿尽管支使他,千万别找我!”

  “想偷懒?没那么容易!”我立刻把背包塞到他怀里。

  这是我一贯的作风,跟他出门永远是他背包搬东西的。谁叫他比我大两个月呢,于是他妈妈从小就教育他说,“做哥哥的要让着妹妹,不能欺负妹妹。”小时候他很乖,从来都是我欺负他。可长大了他就私底下总跟我抱怨,“你说我妈这叫一什么教育孩子的方式啊。让着妹妹,让着妹妹……你又不是我亲妹妹。你要是我亲妹妹,我伺候好了你,以后少跟我分点家产也是好的。”

  “晕车药!晕车药!”刚一坐定我就开始在包里乱翻,又忘了带了。

  “你晕车?”王平问我。

  我点头。

  “那,我去帮你买吧。”他说。

  “不用了。我这儿有。”陈琦把药扔给我,“就知道你不长脑子!你去坐她旁边,别让她再吐我一身。”他指挥着王平坐到我旁边,塞给他一沓塑料袋,“看着情况不对就套头上!”

  我不乐意了,“陈琦你这怎么说话呢!我又不是喷泉,再晕车也不至于吐人家头上啊!”

  “谁说没有!”他叫,“初二那次春游……可怜我那身崭新的阿迪达斯啊!”然后他就开始绘声绘色的跟王平讲我晕车的壮举。

  “谁叫你坐地板上的!地势低,我当然要吐你一身了。”我争辩。

  “喂喂喂,你说话凭点良心好不好!要不是帮你去买那个玉镯子,我会赶不上座位坐地上吗?”

  “什么玉镯子啊!明明就是个石头的!”

  “石头的你还戴了好几年呢!……”他忽然看看王平,不做声了。

  一阵沉默。

  然后王平问我,“苏苏,你喜欢玉镯子呀?那现在怎么不戴了呢?”

  “长大了,戴不上了。”我轻描淡写的说。


  偷眼看陈琦,他在那里很认真的低头研究自己的手指头。那一年他要我帮忙送封信给我们高中的校花,当时那个校花盯着我的的手腕说,“哟,这是陈琦送给你的吧。”于是我当场就把镯子摘了下来,可他们却也从此没了下文。

  半路上买了盒饭吃。是鸡肉炖蘑菇。

  王平很殷勤的把他那份里的鸡肉夹给我,我说不用了,然后转身去抢陈琦的蘑菇。

  王平怔了一下,然后他们两个就在一边窃窃私语。

  王平挺不高兴的问陈琦,“你不是说她爱吃鸡肉吗?”

  陈琦一头的汗,“这个,都怪我,是我没说清楚。她只爱吃炒的鸡肉,不爱吃炖的……”

  我赶快埋头吃饭。

  到了景点门口,王平再次抢着去买门票。

  陈琦开始教育我,“你可要好好把握机会啊!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你知不知道有多少女生排队等着王平同志接见呢!”

  “那让他去接见好了!”我说。

  “我是说真的。”他说,“我们宿舍每天收到的情书就有这么一大堆,”他夸张的比画着,“不过都被我们翻过来当壁纸了。要说那些信纸还真是漂亮啊!”

  “那就没有给你的?”

  “有啊,有啊。”

  “都写些什么内容?”我饶有兴趣的问。

  “都是些小女生花痴嘛,不值一提。”他故作谦虚状。

  “快说!不然我就动用武力了。”我威胁他。

  “这个……无非就是那些内容啦!追求者嘛,你知道的。”他做出很害羞的样子,“什么‘陈琦替我写美学作业!’‘今天晚上我家没人,所以我要去你家吃饭!’‘天凉啦,帮我回家捎件衣服来!’之类的。”

  这不都是我上课给他传的纸条吗?我毫不客气的上去掐他的脖子,而且还使劲乱晃。这是我从小就惯用的招数,虽然他现在高出我足足二十公分,可这个习惯还是改不掉。

  他满不在乎的任我掐,还笑话我,“这就是所谓‘蚍蜉撼大树’了!”

  “我们进去吧。”王平在我身后说。

  我连忙松开手。

  陈琦也挺尴尬的,咳嗽了两声说他去一下洗手间,让我们先进去,待会蓬莱阁上集合。然后就一溜烟的跑掉了。

  “这里不错……”

  “这里照相比较合适,正好能拍到后面的山……”

  王平一路都在忙着给我拍照,我不忍拂逆他的好意,只好配合着不断露出笑容。

  刚爬到蓬莱阁上,胶卷用完了。

  “哎呀,这么快就拍完一卷了。”他叫,“等我去买个胶卷。”

  “不用了。”我拦住他,“咱们参观一下就好了。”

  “那怎么行!出来旅游一定要多拍些照片,有纪念意义啊!”他执意下阁去买。

  我一个人站在阁上等,看他在下面与小贩讨价还价,我忽然觉得他之于我根本就是一个陌生人。他不知道我会晕车,不知道我爱吃些什么,不知道我出来旅游的时候喜欢拍古迹风景胜过于照自己。他是个好人,也很帅,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但对于我来说,他终究是个陌生人。如果他做了我的男朋友,我们还要用很长的时间来慢慢适应彼此的爱好和习惯。而且,我们最后究竟能不能够适应对方还是一个未知数。也许我更习惯于习惯。

  “哎!你有没有看那边那块石碑?”陈琦气喘吁吁的跑上来劈头就问我。

  我摇头。

  “就是陈抟写了‘寿’字的那块,真的和我那年在广东双峰寺看的一模一样哎!你记不记得?那年我跟我爸爸去的,我还拍了照片给你看的。用‘富’、‘佛’、‘林’三个字组成的那个‘寿’字!”

  我当然记得,他每次出去旅游都要拍一堆照片给我看,全是风景古迹,没有人。因为他说他自己太影响整体美观。我也这么觉得,照片里加上他,就像是把我家那用了十几年的桌子搬上长城的感觉,是很打击我的好奇心的。

  “你怎么了?累了?”他发现我的反应完全没有他想象中的兴奋。


  “嗯。你背我!”我说。

  他立刻做晕死状,“不要吧!那年背你上泰山我是真的背怕了!回去以后半个月都没能好好走路啊!咦?王平呢?叫他背你!”

  “他去买胶卷了。”

  “噢,那待会上来叫他背你!有男朋友就要使唤知道不?不要浪费资源。”他又开始教育我。

  “他又不是我男朋友。”

  “很快就是啦!我不是已经给你们制造机会了吗?再说,我已经在全宿舍兄弟面前答应他了,一定要帮他追到你的,不然我要替他打一个学期的水啊!要抓住机会……”他又开始喋喋不休的谈抓住机会的重要性。

  “我不喜欢他。”我一字一句的说。

  “可是,打一学期的水啊!”他惨叫。

  我不理他。

  他继续动员我,“他很帅的!”

  “我只要顺眼的就好了。”

  “他会夹菜给你啊!”

  “我只要能让我从他碗里夹菜吃的。”

  “他喜欢给你拍照片啊!”

  “我只要会拍风景给我看的。”

  “那么……”他试探着问我,“你想找个什么样的……男朋友?”

  我不说话。

  “像我这样的行吗?”他问。

  我点头。

  “我们这算不算海誓山盟呢?”陈琦拥着我轻轻的问。

  “你很恶心你知不知道?”我再次开始掐他的脖子。

  “陈琦你很不够意思啊!”王平在我身后说,我吓的连忙跳开。

  “你小子搞定了倒是叫我一声啊!害得我在下面跟那些小贩讨价还价的累死了,我把整个摊上所有的东西都问了一遍了,再问下去估计人家就要拿棍子赶我了!”

  陈琦陪着笑脸连连作揖,“兄弟,多包涵,回去我帮你打一个星期的水。”

  “什么一个星期?说好了你打一个学期水的,想耍赖?苏苏你看看,他刚把你追到手就说话不算数了。你说我装白痴容易吗?人家不喜欢什么我偏干什么这多违背我做人的准则啊!还有还有,陈琦你以为我拿着个空相机拍照片很好玩啊……”

  “陈琦!你骗我?”我瞪他。

  “也不算骗啦。只是,一点点小花絮而已。这样显得比较浪漫嘛。”陈琦嘿嘿的乐,“而且……”他在我耳边小声说,“你小时候过家家可就答应嫁给我了,不然你以为我白让你吃那么多年我家的饭啊!”

  “不是说王平追你吗?怎么回来成了你和陈琦在一起了?”莎莎一边趴在阳台上看着陈琦拎着一堆暖瓶独自打水一边纳闷的问我。

  “都差不多啦。反正一个宿舍的。”我说。

  “什么差不多?”她大惑不解。

  “三人行,必有吾爱。”我说。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