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婚恋网
恋爱道场
情感交流
爱情FAQ



相关文章>>
·小雨和安妮
·若把我心当作你
·蓝色的窗子
·其实,我不想离开你
·美境西塘:良辰美景奈何天...
·曲终人散
·佛涅
·海上花
·举着易碎的瓶子
·给我一个结婚的理由先
·南瓜车
·天上人间,咫尺之间
推荐文章>>
·口香糖男人(1)
·一个人的假期
·豆豉鱼
·2003,公主向前走
·同居笔记二
·情人节:轰轰烈烈的爱一场...
·汪峰:靡雨中的向日葵
·慌张
·春天里的自由植物
·暗夜纯白
·鸢尾般的流逝
·割舍

 

您现在的位置: 喜鹊婚恋网 >> 恋爱道场 >> 

恋爱道场 一路上的天长地久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8-01-19 14:33:04

 


    一个朋友说,爱情在路上。

    拆开已经尘封半年之久的邮包,是江寄来的。他给我的新年礼物。 休 闲 居 编 辑喜 鹊 婚 恋 网

    我没有了往日情愫的激情,已经。

    一只灰色的骆驼。高耸的驼峰里蓄积着沉重。抱在我的怀里,像石头,硬的,像雪块,冷的。解惑不开的垂感。骆驼的眼睛,呆滞的目光,无法转动。唯一知道的就是它来自“丝绸之路”。我紧紧地盯着赫大的四个字。一条遥远的路,似乎曾经远离过,而事实我曾经走过。

    一块名叫“芳草凄凄”的玉坠,一张奇异石头拼成的古代仕女看梅图。娇好的面容,浅浅的笑意,一点的红唇。背景,点点斑斑的黄梅。也有枯枝和残败的花。总有伤春悲秋,葬花。还有散落的几张照片。而我早已是芳草凄凄,归不到江的美丽田园。

    纹路固然是美丽的。可,美丽无非是赏心悦目的自欺欺人。照片上,我最熟悉的陌生人。他拍的是一组连续性的动作,比划着一个心,再把心拿出来,再递给我。傻傻的笑,也是幸福的笑。他以为这样可以把我的心再次掏走。不过,这一次,他失算了。我麻木的拿着照片,想到的是背叛。或许,我们原本就不该有这样一段畸形的恋爱。我甚至不敢称之为爱情,怕,亵渎了爱情。

    他的气息再次袭击我。我的梦里也不得安宁。他不停地问我,鱼儿,为什么要跑?我一边跑一边说:“你追不上我……”我要努力地跑,不然我就会被疼痛刺死。他的脚步好快,追上来抓住我的手,求我不要再跑。我挣脱他的手,也求他别再想抓牢我,我不愿意这样下去。然后,我们放声争吵,我哭了,他也哭了。好累,累得连争吵也无力。我 含着眼泪,要他抱抱我。一个女人的声音夹杂着小孩的哭声,越走越近。他们来了,你带我逃吧……他紧紧抱着我的双手,松开了……

    梦里纠缠,睁开眼,四周都是黑,打开窗帘还是黑,却有幽幽的茉莉花香。远远地,静静地,无声绽放。

    浮华的城市,包裹着虚伪。

    爱情在路上,我开始行走。

    渴望,旅途上,遇上一个知心的男子,谈一场风花雪月的恋爱,为他生儿育女,与他共度夕阳,直到白发。这一切就像一个梦想。梦想通常是假的。

    这一趟,我先去哪里?有点迟疑。本就是个方向感不强的人,隐隐觉得方向似乎从未对过。

    天山,有没有雪?

    江曾经在天山许下一个愿。为我。天长地久。很俗的四个字,却让我欣喜了许久。然后,我们便幸福的在一起了。誓言,不过是因为做不到才对另一个人信誓旦旦。无所谓。

    江抱着我,夕阳的余辉洒在我们重合的身影上。我喜欢这样的感觉。喜欢反手抓牢他。闭着眼睛享受,纤纤手指柔柔的爱抚。我的头抵着他的下巴:“江,遇上你真的是我的幸运。”“傻瓜,遇上你才是我的幸运!佛说,我们有缘!”我傻傻地笑,“佛也普渡红尘姻缘?”等你等了五百年,你才出现,这是佛定的。我一直无法拒绝,我相信缘分。

    江一直说,我是他捡来的宝贝。是的,那趟列车,我坐在江的对面,面对一个陌生人,毫无掩饰地掉着大颗大颗的眼泪。双眼红肿。抽泣不出心碎。江一直看着我,没有说话。等到我们身边的位置都空了,我走过去,挨着他坐下:“我想靠着你睡会。”从一开始,江就宠我。

    那时,江对我来说,还是一个陌生人。可在他的怀里我却睡得如此安稳,还偷偷闻到一点香甜。醒来的时候,我的小手被他的大手紧紧握着。“不哭了?”我舍不得离开他的身体,在他怀里使劲点头。

    就这样,我被江捧在了手心,可握在手的幸福。我的冬天过去了。

    我去了罗汉寺。五百尊罗汉在大堂里,森严。压抑的气氛,憋在我心里。隐隐作痛。我抽了一张签。“远看天地白茫茫”。

    大师问我,求什么。小女子本为姻缘来。他摇头,不语。佛本为普渡众生,岂能独登彼岸?我的目光央求着大师。他长叹一口气。手持一串佛珠,口中念念有词。姑娘,姻缘佛定,可遇不可求,前世注定之事,今生岂能轻易强求?

    我不懂,“远看天地白茫茫”。远看天地白茫茫。渺渺之间,又怎么看得出天地,黑黑眼睛中哪里有白茫茫?我问大师,我佛可否渡我往前缘?大师又摇头,姻缘佛定,不可改,不可改……

    我的心迅速结冰。

    我问江,江,你离婚好不好?

    沉默半天,江问,那,甜甜怎么办?

    我见过甜甜的照片,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双手搂着江的脖子,小嘴在江的脸上咬出牙印。江,我一定会对甜甜好的,我不会再要孩子,甜甜就是我亲生的。疼她,宠她。爱屋及乌。有时候,我觉得甜甜是我手心最痛的,也许她会接受我对她无限的好,却也会拒绝我要抢走她的父亲。

    我羡慕甚至是嫉妒甜甜,江对她,我害怕,纵我有天大的本事,我想我也割不掉血浓于水的亲情。

    我不知道春天是否温暖。生命像飞而疾过的颜色。重的一涂,轻的一抹,却是咀嚼。天空任性地飘着几朵懒散的云,轻淡的。我也任性,但我不轻淡。

    我依然照着行走的路线,还是同一次列车,准确无误地把我带到了江的城市。

    江告诉我,顺着小区的路直走,左拐A幢九楼就是他的家。他,甜甜,还有一个女人。脚尖开始生痛,眼睛开始发酸,思念开始泛滥。大师说,解铃还需系铃人。

    我感觉这条路有他的气息,熟悉。还有他最喜欢我用的“三宅一生”。

    “三宅一生”又叫“一生之水”,多好的名字呀。幸福都是别人的。就在我前面不远,有幸福的一家人。

    女人的背影,风情万种。

    男人的背影,坚毅挺拔。

    他们牵着的小女孩,好可爱。

    我站在幸福后面,轻轻拨通江的手机。前面那个男人的手机响了,他拿着手机,回避妻女。我看见他走到了另一个僻静的地方,接通了电话。

    “江,我想你!”我的疼痛在挣扎。

    他没有丝毫的紧张:“鱼儿,我也想你!”

    江,我累了,我们分手吧。我平静地说。江轻声低吼:“鱼儿,你爱我是不可逃避的!”江,你好傻,你给不了我天长和地久,而我却有天涯和海角。

    最终,江没有为我回头。他不知道,我就在他的身后等着他的挽留。爱情的路上,没有施舍,却已迷失方向。

    江为妻轻挽长发,然后牵着她,牵着他们的甜甜。我突然闻到,那个女人的身上有“三宅一生”,我的鼻子开始过敏。

也许,有时候,没有人可以陪你看细水长流,也没有人陪你等一切风景都看透,而,一个人才能拥有天长地久……

    也许,有时候,没有人可以陪你看细水长流,也没有人陪你等一切风景都看透,而,一个人才能拥有天长地久……

    编辑:慕荣楚楚

   [楚楚手语:去罗汉寺,本意就只是去求根签,一解姻缘线。大师信口开河,对的错的都是自己承受。骗自己说渐渐的极少不去做梦,其实从来就不曾从梦里走出来过,一路不停的走,天涯海角哪里是尽头,谁又是谁的天长地久?]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