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婚恋网
恋爱道场
情感交流
爱情FAQ



相关文章>>
·水缸里的天荒地老
·我们都是干净的
·梅艳芳:她的爱人只有一...
·没有烟总有花
·火红的南方天空
·痛并孤独着
·错落夏季
·我们要冬雪还是夏花
·拒绝情爱事件
·落于青春的栀子花
·举着易碎的瓶子
·两小猪仔相爱过
推荐文章>>
·有只巨蟹执着过
·痛并孤独着
·鸢尾般的流逝
·没有烟总有花
·亲爱的,我哭的时候你在哪...
·告 别
·当时已惘然
·半生缘:相见不如怀念
·水边的安静之城
·无语问东风
·一个人的远走高飞
·水缸里的天荒地老

 

您现在的位置: 喜鹊婚恋网 >> 恋爱道场 >> 

恋爱道场 告 别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7-10-20 02:58:01

 


   0:24分,我听着自己录制的磁带,在红烛闪耀的微光中,走进回忆,同屋的人呼吸均匀,安然入睡,鼻息轻微,在空气中跳动,打破凝滞,沉寂的空气,豆大的烛光黯淡,装满整个房间。

  檀香手链散发淡淡清香,似有若无进入我的嗅觉,小乌龟早已缩了身体,在硬壳的防护下进入梦乡,经过反复冲泡的红茶已汤色浅淡,淳香渐失,表盘上的数不断跳动,时间不停的向前走去。 休 闲 居 编 辑喜 鹊 婚恋 网

  失去的美好,让人想起,让人向往,我不断追忆、回想,搜集流逝的记忆碎片,不可抑制,这样的夜晚,适合回忆往事,我不断回忆、回忆,不能停止,不断打开,晾晒记忆,它们在我身体里隐匿已久,好久不曾打开尘封它们在慢慢腐烂,在我身体内腐烂。

  一九九七年,正月初六。在一艘开往南方镇上的木船上,一个十六风的少年探着头,张望,他的目光随岸边倒退的树木、水面惊飞的野鸭游移。他的目光带着忧伤与眷恋,他不停地向船外一切景物扫视,好象要把它们刻在记忆里,带在身边,周围是拥挤的人群,人们穿着各种廉价的新衣裳,在机船轰鸣里相互交谈、恭喜、祝贺,它的对面一位妇女怜爱不舍的目光注视着他,他浑然不觉,忙着捕捉山水、树木的尾影。

  太阳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映红天边的云朵,水面有薄薄的雾气飘散,冬天的空气寒冷、凛冽,河水平静,澄清,能清楚看见河底水草舒展,他抬腕看了一下表,6:30.这个时段,这个数字,成了它以后接触最多、最熟络的字符,“一个新的开始”他在心里想。一个开始预示着一段结束。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最后的开始与结束。

  一路无言,他内心激动,不时踢着路上的小石子,以掩盖内心的欣喜与激动不安。新买的白色回力鞋,无辜的忍受,妇人一改往日怒不可遏的训斥,只是用谦和的眼神瞟了瞟他,保持着自己的沉默。尽管昨天她还言语激烈,反复叮嘱他应注意的事项,可今天却不发一言。
                 
  火车在夜色中迅速向前奔去。他脸贴着玻璃,望着迅速向身后滑去的树木,不时有万家灯火出现眼前,从视野消退,人们还沉浸在和家团圆,温馨围坐的氛围中,可他却要远离父母,告别家人,前往千里之遥的北方,那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对于一个初次离家的十六岁的少年来说,将是多么大的挑战。此前他从未离家超过两个星期,距离超过五十公里,他上学时,学校离家还不到二十公里最多也就没超过两星期回一趟家,他开始考虑选择,他开始向往归期。

  他想起和母亲分别时的场景,他拒绝母亲送他上火车,母亲没有坚持自己的意见,母亲只是说了一句话“你已经长大了,要像一个男人一样”,仅仅一句,隐含了所有话语,他郑重地点了点头,转身上车,驾驶员一脚油门,卷起地上的落叶,飞扬起敝日的尘土。待从渐渐消散的尘灰中看见母亲孤伶的身影时,车在山口转弯,匆匆一瞥,最后的一眼竟是如此模糊,辛酸。这一离别场景定格在它的记忆,回忆时让他感到深深的秋意,无比的凄凉。

  她看着他背着包跳上车,她心里凄然,以后的日子,他会碰到哪些困难呢?又有多少艰难险阻横在他的面前,他又将如何跨过呢?他才十六周岁,还不到十六岁,仅仅一个十五岁的孩子,本是学习的年龄,却过早进入社会,他稚嫩的双肩能扛起自己的未来吗?内心涌起的潮水,霎时淹没了往日的坚强,母性的爱意崩溃了,理性的思维,她看着车绝尘而去,他象一只风筝,从她目光中摇摇晃晃地飞走了。她只能用目光遥遥注视着他,飞离自己的视线,她沉浸在自己的哀伤无力之中,她心中有痛和内疚不安泛起阵阵寒意,她感到自己身体在轻轻颤抖,他听到他上车留下的声音“妈,回去吧”。这一回荡的话语像石头般砸在心上,让她心中疼痛难忍。泪从她眼中迅速滴落尘土,攸忽,消失不见。枯叶随着风向前急急地滚动,零乱飞散。

  他长久看着窗外,想记下铁轨通向将往的城市连着他家乡的路线,他想他得记着这条连接他与故乡间的路线。他用这种愚蠢的方法,证明他对家乡的热爱,和浓重的赤子情。他就这么长久注视一路被抛在身后的轨道、山水、桥梁,以至于下了车,还感到周围的东西在不停奔跑,闭上眼也不能停止,好几天才得以恢复。

  他忽然看到有烟花破空盛放,缤纷瑰丽,绮艳,划破夜的寂静,刺穿茫茫夜色,红绿纷繁,一瞬散尽浮华,熄灭,不留一丝痕迹。

  家离他越来越远。那个给过他温暖、给过他阴糜的家,那让他又爱又恨的爱庭及亲人,他们将从他的生活里退出,他将暂时给那个南方小乡村划上休止符,那个上演过他整个童年及少年时光小镇,将藏匿他整个童年及少年时期的记忆,他的痕迹将会很快消失,时间会把它们冲涮干净。
                 
  火车迅速奔跑,轮轨相互摩擦,车厢连接处不时碰撞所发出的噪音及颠簸中,一个少年怀着对美好的憧憬,对明天的向往,同时又惶惑不安的心,前往北方的一座城市,他在昏黄的灯光下,脸贴着玻璃,忧伤地看着窗外,他长久地保持这一姿势,他不知生活会呈现给他以何画面,他不知未来会怎样,未知,一切未知。他将结束他的少年时光,迅速向不可预知的未来滑去,滑去,不再回头。
                 
  我将用我平庸的文字,用我蹩脚的语言继续叙述,他将带你们及我穿越一段时光,象一场回放的电影,你们将进入,会看到自己的影子及痕迹,时空将不停地打开一扇扇门,又不断地关闭,让我在往事中热泪盈眶。
                 
  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编辑:慕荣楚楚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