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婚恋网
恋爱道场
情感交流
爱情FAQ



相关文章>>
·寂寂红颜
·飞行于超音速的快感之中
·你是我一生最深爱的男人
·浪子的表情
·写下来,就忘记
·亲爱的,我哭的时候你在哪...
·鱼羊鲜汤
·转头回去看看时容颜已改...
·在爱里漂泊
·轮回.消失
·经幡
·像爱情那样吹过的晚风
推荐文章>>
·睡鸟情人
·这些,那些女人
·水缸里的天荒地老
·水边的安静之城
·泛过红尘的谜艳--评张柏...
·云在青天水在瓶
·错落夏季
·AA的爱情很幸福推理
·情欲·烟火·疼痛
·心印
·江南情思糍饭团
·给我一个结婚的理由先

 

您现在的位置: 喜鹊婚恋网 >> 恋爱道场 >> 

恋爱道场 冰与火的缠绵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8-01-23 08:16:07

 


               
    
    我和小妖爱得如火如荼的时候,另一个女孩子也爱上了我,她和小妖在一个公司上班,长得象章子怡,但比章子怡要胖,她私下里找过我,问我有可能爱上她吗?我坏笑了一下说,如果你能考虑做二房的话,我想能的。然后她气得转过身就走了,剩下我一个人哈哈大笑,其实我想说的是,除了小妖,我谁也不爱。

    但我从来没有和小妖说过这样的话,我总是嘻皮笑脸没有正经,说要是有美人计什么的我就先中了再说,还有,要是有那富家女看上我我就献了身,然后把骗来的钱供她挥金如土,我总爱开这种没边的玩笑,总之最后是两种结果,不是把她逗哭了就是逗笑了,她问我和别人也这么贫嘴吗?我说当然。休 闲居 编辑喜 鹊 婚 恋网

    其实哪里。平时我是个很寡味的人,自从遇到小妖以来我才变得巧如舌簧,因为我第一次看到小妖的时候只有十八岁,她是我们班里新来的学生,高高的个子、白净的皮肤,最重要的是有一双潭水一样的眼睛,我一下就掉下去了,再也没上来。

    她有一次问我爱过别的女人吗?我说当然。

    她呆呆地看着我,然后眼里全是眼泪了,为什么我不是你的第一个女人,为什么你的初恋是别人?

    我说我的初恋就是你啊,你捣什么乱啊。

    那你爱的第一个女人是谁?

    我妈。我干脆地说。

    她扑过来,又哭又笑的说,你这张破嘴,我早晚让你下地狱。

    我没告诉她林青烟找过我,林青烟就是“章子怡”。其实从前大学时候也有很多女孩子找过我,我不明白我何以招致那么多女子喜欢我?一不是帅哥,二不是钻石王老五,三不是才子,我只是一个平常的男人,身高一米七五,有点稍微近视,平头,但从不戴眼镜,还有,我总是个人卫生搞不好,不象他们白领总是CK内裤宜家家具,臭袜子被我扔得到处都是,小妖每次来都说到了猪圈,我说那你就是猪八戒媳妇,但打扫卫生是我们做爱之后的事,小妖进门的第一件事就是扑到我身上来让我抱,她的动作完全象个饿狼,我说你这样的女子真他妈可怕,真跟你结婚了我得肾虚腰寒,这时候她总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然后神秘地说,我会房中术,我给你煲烫喝。

    我们那阵爱得特别狂,虽然我的工作纯粹是倒买倒卖,有时碰上顺能赚上几万,有时几个月就呆在家里上网,我上网的时候总是躲着小妖,他总怕我被美媚迷倒,我说我遇上的都是恐龙。那也不行,小妖总是把脚踏在我身上,一副永远不让我翻身的样子。

    结婚很快被提到了日程上。我们都二十五了,再说,我妈还说有生之年想看到她孙子媳妇。

    那段时间我们疯狂地购物,装修房子,甚至累得连亲吻的力气也没有了,更别说做爱,有时我们就跟死猪似地躺在地上,呼呼地睡到第二天天亮,天亮后又去买东西,我和小妖,被结婚这件事弄得热情高涨,我对她说,八年抗战我才熬到和你结婚,我容易吗?

    我真爱了小妖八年。这是一个奇迹,林格飞说,小子,你不是喜新厌旧的很快吗?怎么一棵树上吊八年也不嫌累啊?

    嘿嘿,我说,恐怕我得吊一辈子了。

    林格飞说我太没出息了,这么早就被套上马嚼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我愿意。因为我爱小妖,虽然我总是和她没有正经,并且极少跟她说我爱你这三个字,可是天知道我多么爱她。

    “章子怡”听说我要结婚就请我吃了个饭,她说,你太让我绝望了,下一辈子我一定先遇到你,让小妖靠边站。

    我安慰着她说好好好,其实下一辈子我都不想当男人了,老是当男人多烦啊,也许做一次女人或者做一株植物也是不错的啊。

    房子装修好的那天我和小妖躺在那张五千块买来的超级豪华大床上发了好长时间的呆,然后小妖象一条鱼一样粘上来,她挑逗着我,一直在吻着,从上到下,我回应着她,却怎么也不行,一直不行。那一夜,小妖安慰着我,而我颓丧地倒在床上,大睁着眼睛到天亮。

    接下去的几天还是不行,甚至我觉得恶心和全身无力,我自己偷着去医院检查,化验结果出来时我知道自己下了地狱。

    真让小妖说对了。

    那天我喝得烂醉如泥,医生说我活不过一年去了,我得的是比血癌还严重的病,无药可治,我在酒巴里呆了一夜,天亮的时候我走出来,看见了太阳,太阳还是那么亮那么刺眼,但却不是我的了。

    我蹲在路边的梧桐树下,大哭起来。

    怎么了,臭小子,遭小妖抛弃了,怎么哭得这么伤心?不是拍电影吧?没想到“章子怡”上班看到我。

    她那天没去上班,一直陪着我,直到天黑,她在我的房间里,和我面对面坐着,已经哭成泪人。

    我还没死。我点了一棵烟,然后轻轻地吐出来,烟雾很快散去,我知道自己的生命就象这烟雾,也会很快地散去,不留痕迹。

    能帮我个忙吗林青烟?

    你说,就是和你一起去死我也愿意。她哭泣着说。

    我没想到林青烟这么爱我,但我仍然嘻皮笑脸地说,我可不想和你一起化成《梁祝》里的大蝴蝶,因为我下一辈子真不想当人了,太累了,我就想让你和我演一下戏,做我几个月的恋人,然后让小妖绝望了恨我了,我不能让她一生都背上我这个包袱。

    林青烟说,想不到你这么爱她,真让我嫉妒她,为了你们的爱情,我帮你。

    小妖再来的时候我冷冷的,甚至连拥抱都不曾给她,望着她光滑的皮肤,柔亮的长发,我想,生命和爱情是多么美好 ,但是于我来说却远在天涯了。

    你怎么了?她问。那天我们是要去领结婚证的,但是我笑着说,小妖,我不想结婚了。

    她惊愕的表情好象看到了外星人,你再说一遍!她的声调高了八度。

    我不想结婚了,我不爱你了,我爱上别人了!我大喊着,而心里的血,一滴又一滴地落下来,小妖却看不到,因为我脸上是得意的笑容,我真***是个天才的演员啊。

    她挥起手,一个大耳光抽过来,然后又是一个,她疯了似地抓我挠我,我身上全是血印了,她骂着,王八蛋,我咒你不得好死。

    其实她说对了。第二次她再回来拿她的东西时,看到了我和林青烟在一起,那是我故意导演的一幕,那时我正把林青烟搂在怀里,而林青烟的心跳,透过她的衣服传过来,我知道她是爱我的,不爱一个人,是不能有这样的心跳的。

    一对狗男女,小妖冲过来,一把揪住林青烟的头发,婊子。她骂。

    我说小妖你有点修养好不好?我们分手了还可以是朋友,小妖惨然一笑,陈加路,我永远不可能是你的朋友。

    然后她转身离去,我的眼泪象断了线一样,流着流着,我发现自己如此爱她,这一发现让我心碎。

    我对身边的林青烟说,林青烟,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而林青烟,这次真的是贴在我的胸上说,一切是我情愿的,哪怕只和你爱一天,我都幸福,何况,我们还有好几个月能在一起。

    林青烟为我辞职了,因为我几乎不能再行走了,我太需要一个人的照顾了,我说请个保姆吧,或者我回老家,而林青烟执意要陪我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段路,有一天我深情地对林青烟说,如果我们早一点认识,比如我十七岁时你到我们班,我可能就爱上你了,那就没有小妖什么事了。

    但世界上那有那么多如果,如果有,我知道自己还会选择和小妖的相遇,这一辈子,谁爱上谁全是命中注定的,谁欠谁的也是命中注定的,林青烟就欠了我的,她给我换内裤时红了脸,而我想到的只是小妖,她曾用那双纤细的手抚摸我的全身。

    半年之后我收到了小妖的请柬,她去了深圳,嫁了一个香港人,从我抛弃她的那天起她就走了,这里成了她的伤心之地,只是我没想到她这么快就结婚了。

    而林青烟告诉我,女人心死后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然后她笑着说,等你真上了天堂,我就出家当尼姑。

    我流了泪,为了林青烟这句话,这是第一次我为第二个女人流泪,我说,林青烟,你要是当了尼姑,我哪里还能上什么天堂,我一定会下了地狱。

    当小妖出现在我面前时我以为是来世了,因为我几乎全身都不能动了,是林青烟叫她回来的。

    她哭着喊着扑到我身上,好象我已经死掉了,其实从生理意义上来说我还没死,但是心已经死了,她的眼泪肆意地流着,这个有钱人的太太,珠光宝气的,但眉目之间还是那个野蛮的小女子。

    我不许你离去,小妖不停地重复着。

    看到她脸上的泪水象珍珠一样滚下来,我的心在疼,这个我爱的女子,我怎么会舍得让她为我掉眼泪?我多想伸出手去为她擦去泪水,但我的胳膊已抬不起来,我多想告诉她我今生唯一的爱和永远的爱就是她,但我已张不开口,我身上唯一自由的东西只有一样。

    它正顺着我的眼睛慢慢地流出来,永不停息。

 编辑:慕荣楚楚

[楚楚手语:爱你,就是感觉你疼,我的心更疼!可是你不知道我疼,因为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爱到最后伤害了你。宿命握在上帝的手心,我只是害怕来不及,再给你长长久久的一辈子,最后,到底是谁最终亏欠了谁?佛也哭了...]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