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婚恋网
恋爱道场
情感交流
爱情FAQ



相关文章>>
·金钩冬瓜与友情暖气
·那些一起走过的杂志
·有只巨蟹执着过
·街子——穿越时空爱上你
·以重庆落款
·轮回.消失
·拒绝情爱事件
·夜奔——卓文君
·我们都是干净的
·佛涅
·鸢尾般的流逝
· 和尚和老虎的战争
推荐文章>>
·李倩妮的酷
·最后的最后
·滚滚红尘
·雨打梨花落纷纷
·在爱情之外
·梅艳芳:她的爱人只有一...
·错落夏季
·冷峻爱玲,缱绻安忆
·抽520的女人都是250
·火红的南方天空
·惘然一梦牡丹亭
·俩俩相望

 

您现在的位置: 喜鹊婚恋网 >> 恋爱道场 >> 

恋爱道场 在爱情之外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7-10-25 17:25:28

 


    和朋友聚会分手,已是夜深时分。天空飘着细密的小雨。独自走在空旷的人行道上,一束束蓝光直射向街道两旁树桠上茂盛的新叶,灯光明灭之间,树影在风雨中摇曳。恍惚间,我如陷入梦境,整个街道仿佛阴森森的冥府,众多的鬼魅列队斜立在街道两侧望着我,尖刻地笑着,伸出双臂抚摸我,嘴里还发出啧啧地叹息。

  今夜无人作伴。我是如此寂寞孤单。一脸风霜的我旁若无人地走着。享受着春雨的亲吻,体验着她柔媚的香唇。 休 闲 居 编辑喜 鹊 婚恋 网

  这许多年来,总是一个人。一个人生活。一个人散步。一个人看书。一个人上网。一个人听音乐。生活已经成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方程式。从早晨到晚上。从晚上到早晨。我总是一个人。没有波折的生活。没有激情。没有渴望。

  此刻,空荡荡地足音让我想起了你。想起那个星光灿烂的夜晚,你陪着我坐在伊犁河边,絮絮叨叨地和我聊了一夜的经济、生活、文学、网络、友谊甚至生命。唯独没有聊的只有一个话题——爱情。
                 
  那天,因一件事情使我心情抑郁,无处排解。下班后,脱下工装,暗暗落泪,对着镜子,自嘲一番:有些形只影单啊?走出公司,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在那一刻,我想起了你。因为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能给我温暖。只有你能让我平静。只有你能让我找到自己。

  在播通电话的刹那间,我有些犹豫:“今晚有时间吗?我想见你。”

  你很爽快地应道:“行。”

  “那我先回宿舍。你方便时给我电话,我等你电话。”

  “好。”

  我回到宿舍,加了件外套。正想着该如何打发这等待的时光,手机响了,传来你充满男性磁性地声音:“你现在在哪?”

  “还在宿舍呢。”

  “这样吧,我去接你,咱们一起吃晚饭。想吃什么?”

  “不知道。”

  “那,我们见面再说吧。”

  “好。”说完,有泪滑落。

  还是在公司门前等你。看着那辆黑色的士缓缓开过来,我打开车门,坐进去,一如既往,我们都不曾注视对方。落座后,我提议:“去湘水人家吧,那里安静。”

  你头也未回,只说了声:“好。”

  车子缓缓发动,你突然对司机说:“停一下,我坐到后面去。”

  我有些讶异地看着你打开车门,很轻巧地坐在后座上。我们之间还留有半人的距离,但我感受到了你的关怀和温暖。好久没有见面了,想你的情愫如一朵清香的茉莉花,总在暗夜里、寂寞时无助地开放。我望了望车窗外的城市街景,余光注视着安详的你,我的手伸出去又收了回来。

  我的心悄悄地对你说,请你再靠近一点。再近一点好吗。

  清代装修风格的湘水人家主要经营湖南菜。整个大堂宽敞,明亮。菜品不错,服务很好,却因地处偏远,生意冷清。可这正是你我都喜欢的那种环境。我们选了一个临窗的位置,落座后,你平静地注视着我,你的眼睛象湛蓝的天空一般纯净。你将菜单递给我,轻柔地说了句:“你来。”

  我看着菜单上密密麻麻的菜名,不知点什么好。今晚我没有味口进食。

  片刻后,我把菜单又推向你,你却依然用手背轻轻地拔过来。

  我便不再争,我知道,你希望我快乐并按自己的喜好点菜。于是,我点了四道价格低廉的素菜。我知道很久以来,你因心境以及悲天悯人的情怀,拒绝吃荤。

  菜的味道很好。可你没有什么胃口,吃得很少。天并不热,你的额上却冒着豆大的汗珠。那一刻,我并不知道你临出门时才用了药,其时胃里正灼得难受。身上虚汗淋淋。

  你对着我不停地说着说着。

  我埋着头有一搭没一搭地吃着。

  我们相伴走着去看美丽的伊犁河。

  太阳刚刚沉落,头顶的天空有一大片狭长的浮云,河边有些凉,有风,水声很大,你选了一块冰冷的石板,我们并排坐着,目视着遥远的河对岸,闻着青草的味道和河水的味道,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文。地理。人世。生活。上下五千年。

  你的话匣子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敞开过。中间停息地间断,我第一次看见你为自己点着一支烟并出乎意料的递给我一支,很平常地说:“吸根烟吧,会热一点。”我看了你一眼,默默地接过烟,点燃,狠狠地吸入肺腑中,被烟呛着了,你听着我轻微地咳着,没有紧张也没有一句安慰。

  “如果生活突然给了你一记重拳,你会怎么调整自己的心态?”我装作傻傻地问道。我们之间从来如此,我总是不停地问,你总是不厌其烦地解答。你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良师益友,我总能从你那里得到最想要的答案。

  以前,你总是说,我和你在一起就是为了求知。其实你哪知道求知只是我的借口。早已习惯这种问话的你,淡然一笑,说道:“你只需要想想人这一生。”

 


     我们互相望了一眼。

  你接着说道:“你看看那些草间的虫子,它们很多只有一个夏天的生命。我们看着它们在草丛中飞,到了秋天就如草般枯萎。我们是不是觉得它们的一生是如此短暂呢。可是,看看我们的头顶,每一颗星星都有着上亿年的生命,它们在夜空中闪烁,它们在看着人类的时候是不是也象我们看着那些虫子的感觉呢?”

  我的心如一潭翻滚着巨浪的湖水,瞬间平息下来。

  夜渐渐深了,天空象一匹宽大的黑缎子,星星缀在上面灿烂地象无数颗红宝石。那弯金黄色窄窄的下弦月开始向西方天际倾斜。四周除了水声还是水声。

  河对岸有人燃起了熊熊的篝火。火焰如妖。翻腾。跳跃。它的周围一定是一群在虚无中纵情的人吧。

  在这样寂静的暮色里,在汹涌的河水边,带着腥味的风刮着。“春天的夜晚,乍暖还寒啊。”你说着,将衣链整个拉起并不停地吸烟。我跟着把衣扣全部扣起,双臂抱膝,身体如一只蜗牛紧紧缩起。

  此刻,我渴望将头轻轻地靠在你宽厚的肩上。可我记得你曾说过,你是一个非常爱洁净的人,你不喜欢别人碰你的身体。我若靠过去,你会拒绝吗?我们还从来没有做过身体上的接触,不是吗?好冷啊,你能搂着我吗?今夜的我有些脆弱,我盼望着伏在你腿上,让你紧紧地拥着我。我想将耳朵贴近你的胸口,听听你富有韵律的心跳。我渴望抓住你脆弱的生命。我渴望将一切保留在深深地记忆中。

  认识你这么久了,你的身体脆弱地让我时刻担心你会离去。深知自己无力的你常常自嘲是悲情,是雪夜的烟花,会在一刹那消失踪迹。你还说,我于你就象对面窗前的灯。多少个夜晚,在网络中,我们的思想快乐地碰撞,我们的语言变幻多端。你累了,会站在窗前凝视我单位的灯光。沉默不语的我便感受着来自背后的灼热目光。你我本不是一个世界,依稀地象夜空中的相遇。你说,多少年后,你若依然能在窗外凝视我,你就知足了。

  你给我推荐了《丁香花》。那是一首写给逝者的歌。歌者倾诉着来自心中淡淡的伤感、追忆和怀念。“那坟前开满鲜花是你多么渴望的美啊。你看那漫山遍野你还觉得孤单吗?你听那有人在唱,那首你最爱的歌谣啊!城市间多少烦恼,从此不必再牵挂。”在这样喧哗的世界,怎么会有这般清越的歌曲啊?怎么会有这般失落的爱情啊?

  从不曾也不敢过问你的病情,因为我知道,做为一个男人,你绝不会把脆弱坦露在我面前。仅有的几次见面,你都是一副精力充沛,活力四射的样子。我看着你努力虚饰着自己。我不揭穿你,就象我从不揭穿别人善意的谎言。我快乐地和你一起入戏,甚至还乐意做你戏中的配角,我们之间究竟谁在欺骗谁呢?

  今夜,在这寂冷的河边,我们安然而亲切地并肩坐着。连续地吸烟。烟头一闪一闪。照着两张纯净的脸。

  有一刻,你动了动手臂,我知道你想给我温暖。有一刻,你不停地说,不厌其烦地说,我知道只是因为你明白我的彷徨无助。我们彼此清楚,就象我们清楚我们自己。偶尔,你会转过脸来静静地看看我,我也会温柔地回望你。

  今夜,我只作一个听者。一个安静地听者。因为,这样的夜晚只有一次。我要记住水流的声音。我要记住这灿烂的星光。就如同我要永远记住你的声音一样。

  束束星光和冷冷夜风编织成一张动人的情网。河水、你的声音与我心底的叹息就如同网上亮晶晶的珍珠。
                 
  我们彼此默契。在这河过,我们不聊爱情。

  我们心有灵犀。在这河边,没有故事发生。

  如果我不怕你随时会离开这个世界。

  如果你不怕会深深地伤害我。

    编辑 慕荣楚楚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