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婚恋网
恋爱道场
情感交流
爱情FAQ



相关文章>>
· 和尚和老虎的战争
·爱尔兰咖啡与射手座男人
·李倩妮的酷
·最后的最后
·街子——穿越时空爱上你
·预想某些爱情
·有只巨蟹执着过
·那些一起走过的杂志
·为什么我们不需要痴情
·灰姑娘的水晶鞋
·流金岁月里的歌声
·落于青春的栀子花
推荐文章>>
·痛并孤独着
·最浪漫的事,是没有后来的...
·找个地方遗忘
·无语问东风
·为什么我们不需要痴情
·Leo的薰衣草
·此情深处 红笺无色
·用胸紧贴他的背
·如何爱你
·街子——穿越时空爱上你
·念你如昔
·我一直站在你离开的地方

 

您现在的位置: 喜鹊婚恋网 >> 恋爱道场 >> 

恋爱道场 繁花似梦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7-10-30 23:42:41

 


                                      ____李碧华与张爱玲散文比较解读   


  物质城市成全了两个女人。上海成就了张爱玲,香港孕育了李碧华。 休 闲 居 编 辑喜 鹊 婚 恋 网

  在小说方面,得张爱玲精髓的,在大陆莫过于文学国母王安忆,而香港则唯李碧华,写两性之间的爱恨纠葛,缠绵悱恻中见刀锋,于繁华中见苍凉,于热闹中尝凄清,自是不谈。这里只说两个人的散文。散文最见真性情。

  两个人的眼睛都在搜刮日常。张爱玲不承担历史也不打算去背负将来,其散文、小说都定格在一个时间段——现在。散文,注重的是“形散神聚”,“宇宙之大,苍蝇之微”都可以信手拈进文字,同时,在行文之中,尽可以通古今,达四海。张爱玲和李碧华于前者选择其一“苍蝇之微”,于后者,则在文中如游蛇般般驱动思维,在时空的思维里腾挪跌宕,好不潇洒。张爱零的散文有《流言》,《张看》集,不多,但是,很精致,也很精到。如《到底是上海人》,《更衣记》,《谈跳舞》、《公寓生活记趣》《私语》《谈女人》《迟暮》《天才梦》,多是家长里短的日常生活记录,但这种日常一经张爱玲的瞳孔,既已经添色,添韵致,在经过她独特的心灵和情致的融会从笔端泻到纸上,便不再是生活的日常,而是传奇,曲折有致,色香俱全。

  李碧华,物质都市滋养她的散文。出了十几多个散文集子。如《橘子不要哭》、《梦之浮桥》、《水云散发》、《女巫词典》等。十几本文集,洋洋洒洒不下千篇,所言都是香港现代都市的情、事、物。《水云散发》简直象一本港人美食谱,通篇不离吃,在吃食中发掘世相;《梦之浮桥》则写各色男女及其人生,名人,反人,古人,今人,国人;而《橘子不要哭》则对饮食男女的人生、社会世相进行诠释、反观,总结,警戒。,如果不怕拾人牙慧是真可以叫《写在人生边上》。散文《有点火,有点邪,有点坏》写男女爱情悲剧的起源,《最爱和次爱》里写男人的劣性,毫不夸张地说,李碧华散文如同一只巨大的网兜,兜着香港人的生活。

  从题材上将,两人都注重日常,从日常的衣、食、住、行切入。

  而从散文的情调上讲,二人有是迥异的。张爱玲着的是海派色调,是沪上十里洋场、里弄的风情。典雅,精致,整洁。讲求意境,于看似不经意的娓娓而谈中见其结构之谨严、精巧,同时,在语言上也极小心,力求传神,字字求其精彩,甚至不惜渲染,用极华丽的字眼。自由撰稿人的张爱玲,凭着四十代大上海的几十万世俗市民的读者群的底气,加上特定的时代背景,显得心闲气定,而上海人爱的是闲情逸致,所以,张爱玲的散文格调基本是闲逸的,当然,苍凉依然是其底色,那是流淌在血管里的东西,但是没有大悲,大喜。

  张爱玲很注意意境的营造。这些意境的营造技巧使得张爱玲的散文显得隽永而意味深长。首先是以乐境写哀,哀境写乐,这种手法的使用在〈诗经〉中已有,“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的传诵千古,莫不与此种手法有关。在〈迟暮〉中,作者在起首段极写春之热闹,春之喜乐。“冉冉来到人间”的风,“支不住红艳的佗颜而醉成倚在风姨臂弯”里的逃红,“好象春神足下坠下来的一朵朵的轻云”般的柳絮,好一派群红灿放的春景,然而,这春景竟惹起了迟暮美人的伤悲,反羡朝生暮死的蝴蝶。以热闹的春光,飞舞的蝴蝶来映衬人的心境,形成哀乐对照,乐者自乐,哀者更哀。其次,张善于情境和物境的融合,从而使其意境都是“有我之境”,在〈秋雨〉里有很多载着作者情感颗粒的词语。如“那潮湿的红砖,发出有刺激性的猪血的颜色”,这样的句子只有张爱玲才想得出来,这样的独异的词语才合她的心境。工笔细绘和写意式的点染是张爱玲的另一大巧,如“有一天,下了一黄昏的雨,出去的时候忘了关窗户,回来一开门,一房的雨味。放眼望去,是碧蓝的潇潇的夜,远处有淡灯摇曳,多数的人家还没有点灯。”(〈公寓生活记〉),对日常的把玩“没事的时候他在后天井烧个小风炉炒菜烙饼吃。他教我们怎样煮红米饭:烧开了,熄了火。停个十分钟再煮,又松,又透,又不踏皮烂骨,没有筋道。”这就是上海人才有的耐心和情致,上海人的精致和可爱在这里。

  而李碧华的散文里弥散着的是港粤风情,沾染的是岭南文化色彩。又因香港国际化大都市的特点,所以,散文中,西方文化色彩十足,西餐文化,西片,西方物质文明气息浓郁,有时反倒遮盖了本土气息。李碧华不象张爱玲一样营造意境,因为是专栏文章,现代读者没有时间来咂摸,而尤其是在香港这样快节奏的大都市,聪明的李碧华选择了这种策略式的文风。〈青蛇〉的风格颇有张爱玲之风,但是,这种风格没有在散文中显露。文笔犀利,泼辣,仿佛一匙麻啦汤浇下去,辣得人心肺生疼,然而,即使是疼却也让人酣畅淋漓。这种泼辣主要表现在对人生世相的洞若观火似的体察,对男女情爱纠葛的剖析鞭辟入理。而张爱玲散文则是酸梅汤,甜中夹着酸涩。张爱玲还是乐意去建乌托邦,虽然虚无飘渺得连她自己也不相信。在〈爱〉里,“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奥,你也在这里吗?“,这个美丽的爱情神话感染许多人,被世人反复引用,甚至背诵,相信爱情和不信爱情的都如此。李碧华则打破一切乌托邦。对男女情爱的质疑。〈有点火,有点邪,有点坏,有点不羁〉中,作者总结女性的悲剧”很不幸,女人喜欢的男人,总是有点火,有点邪,有点坏,有点不羁。“即,一切咎由自取。在〈鲸鱼屋的愿望〉中,作者狠狠地落笔”梦想绝大多数不能成真,能够实现的,都不是我们真心需要的。我们想要一个人,很多时候只得到一条狗。“

  张爱玲散文以情调、意趣胜,固然,张的散文也因起精到的思想而令人惊异,而这中惊异是是裹在那些令人意想不到的情景设置、句子、语词搭配以及词彩的夸张等技巧上,所以,读起散文,依然有中圆润浑成的美感。而李碧华则不借助意境的烘托,以犀利的思维取胜。

  这种思维使得她的散文显的“狠”“准”“利”。

  如果说张爱玲的散文因起情致而象五四小品文,那么;李碧华散文因起犀利,独到的思想而更象鲁迅杂文。这种思维方式有二。

  一、高速联想。张爱玲散文的联想多是有情感铺垫的,有意境的营造,所以意想之间有很大的拈连,不至于因思想破坏了文章整体的浑成、流畅,联想是层递式的,而李碧华则是脑筋急转弯。在〈二手衰运〉中,本来是写买二手货物要小心谨慎,若如此思维下去,文章不过尔尔,有饶舌婆的嫌疑,而她突然在末尾来一句“又,爱上一个人之前,当然也应该了解一下:”上手是谁?‘“,读者昨色,还没有反映过来,这女子已经扬长而去。而在〈心太软,心太硬,心太痛〉中,对女人面对情场失利后的平静诉说,感到的不是轻松,而是更加深的痛楚,于是说”平静,也是对自己的毒辣。“一针见血。

  二、推背式的思考。

  男女相爱,一方为了表真心,或者金兰知交为了表诚信,喜欢说“我要把心掏给你看。”似乎不如此便不见真情。而李碧华在〈真心其实狞狰〉里,从现代医学事实入手,打破了神话:“外露的心,是一团状物,上面布满青红皂白的筋络,不但可以看到血液流动,它还扑、扑、扑地跳,很难看。”,由此作者做推背思考,“真话最不好听,真心其实狰狞。一个人把新展示太多,透明度太高,对自己是危险,于对方是灾难。”下的按语泼辣有力,“狠”而“稳”,又说“放回适当的位置,用你一身血肉筋骨好好护卫,必要时让人知道你心跳,听几下心声,足以动情。”

  不管如何,张李二人是饮都市的乳液成长,是都市的影子,她们的小说、散文都是这都市的影子不过是一代都市人的繁华梦,或惊醒,或入梦。

    编辑 慕荣楚楚

≡ 查看、发表评论 ≡